以疫情為契機 對法律行變革


(Photo by Fiona Goodall/Getty Images)

由於新西蘭正經歷著百年一遇的經濟衰退,內閣於五月初已就減少公眾參與傳統上的資源許可民主程序達成一致,以便迅速跟蹤創造就業機會和推動效益明顯的經濟項目及時開工建設。 環境部長David Parker對Stuff傳媒表示,政府將在6月通過新的立法,以加快《資源管理法》(Resource Management Act 1991) (以下簡稱RMA) 對開發、建設項目的審批程序,減少或避免因傳統運作中必須有的公眾參與諮詢、提交意見、議會評估辯論、甚至反覆徵求民眾意見等環節的大量耗時程序,以使項目盡快付諸實施、早日產生經濟和社會效益。 部長指出,政府所關注的RMA改革,主要目的是通過加快開發基礎設施項目,以啟動和提掁因疫情而停滯不前的經濟,更好地應對「新冠肺炎」的全球爆發給新西蘭經濟造成的損失。 RMA於1991年在由Jim Bolger領導下的國家黨政府獲得通過正式成為法律,它要求由社區民眾來決定如何通過區域和地方的資源管理規劃來管理當地的環境質量,以充分體現具有廣泛公眾參與的民主體制理念特點。RMA通常由地方議會制定計劃來管理當地環境質量,而公眾則有權參與並提出上訴。RMA體現了發展經濟必須保護環境的思想,期望通過嚴格的控制措施 — 允許獲得的資源額度和污染排放量,來減輕開發建設活動對環境的破壞。 近20年來,RMA在執行過程中,越來越表現出嚴重影響經濟發展的一面,不斷引起有關各方的廣泛關注甚至爭議。各屆政府對其進行了數十次的修訂,變得越來越複雜,然而,RMA的複雜性令這些修訂都只能停留在表面,並未觸及其最根本的部分,問題依然存在。 本屆工黨政府於2019年7月正式宣佈對RMA進行改革,此項改革旨在大規模推進可負擔住房的開發,從根本上簡化申請審批流程。並對此設置了時間表,於2020年6月前完成,以兌現其2017年大選期間一大承諾。

新立法與RMA相比的不同

David Parker介紹說,根據新的法律權力,大型項目的資源許可決定將不會像RMA的運作那樣提交市、區議會,也不會安排公眾參與討論,取而代之的是由環境庭法官主持的專家小組決定一個項目是否可以獲得批准。 作為環境部長,Parker無疑將作為重大項目的最終審核者或把關者 — 確定哪些項目將被快速跟蹤並提交專家組審理。重大項目的環境影響及其控制對策自然會被考慮。 Parker 表示:「大多數人意識到,由於COVID-19,世界正陷入100年來最嚴重的衰退。我們認為將通常的公眾參與權擱置、而讓一小部分人來集中做出決定是合理的改動。」 Parker說,在通常情況下使用的傳統審議流程,無法提供應對COVID-19造成的經濟後果所需的速度。新流程無疑將使項目審批、啟動更為迅捷。快速審批程序其實就是為了有助於經濟復甦政府所進行的短期干預,或者說是一項臨時立法,因為新的立法將於兩年後廢除。 一般而言,像重要的基礎設施項目如公路、鐵路、住房、步行道和自行車道、新建溼地、洪水控制工程、從淤積的河流/河口清除泥沙、防止垃圾填埋場侵蝕等項目,無論是政府資助還是私人投資,這些都將符合快速跟蹤程序的要求。 在談到具體什麼樣的項目有可能獲得政府的優先考慮時,Parker指出,那些有助於減輕住房壓力、鼓勵可持續交通和改善環境的項目會更受青睞。他同時告知,項目的規模必須「巨大」,能創造大量就業機會。 一旦某項目提交給專家小組審議,該項目可能很快就會獲得資源許可。

反對黨主張廢除RMA

國家黨RMA女發言人Judith Collins在接受Stuff傳媒採訪時表示,工黨發佈的這些變化聽起來與國家黨一直提議的極為相似。 她說:「他們應該支持廢除和更換RMA,這是我們的建議。即使這個政府已經弄清了RMA幾乎不可能在它之下迅速完成任何事情。」 國家黨在2017年大選時,就曾提出,新西蘭迫切需要一個全新的城市規劃立法,獨立於RMA,但它將比RMA 在加快建設住房和其他基礎設施方面發揮更大的作用。新法將鼓勵更及時的規劃、更快的開發和更有成效的環境保護。 2019年12月,國家黨提出了進一步的設想,如果國家黨能在2020年大選中勝出成為執政黨,誓將完全廢除越來越阻礙經濟發展的RMA。 在其討論文件中,國家黨列舉了蘇格蘭及澳大利亞的南澳和昆士蘭等地開發與環保法律各自獨立的實例。 現行的RMA在地方政府審批建議項目時要求必須同時獲得資源許可和建設許可,而國家黨的文件建議中央政府在制定標準方面應該發揮更大的作用。 國家黨領導人Simon Bridges說:「自1991年首次立法以來,對RMA進行了80次修訂,使之成為厚達800多頁的巨獸。連同規劃規則,這在很大程度上是使房屋所有權變得越來越難的原因。隨著法規和繁文縟節以填表方式取代房屋建造,令房屋所有權的夢想正在進一步變得渺茫。」 Simon Bridges認為,最糟糕的恐怕是RMA無法令發展和環境保護並行,這從根本上違背了該項立法的初衷。

結語

當一項法律制度在其執行過程中被發現越來越有違其根本目的、影響國家的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時,政府必須對其進行認真評估。如若發現無法修改或不值得修訂,那就應該考慮重新立法。 希望政府能如約推進新的立法,在重振新西蘭經濟的過程中發揮應有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