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留學校社經評分制 街區差別仍在


圖為著名的奥克兰文法学校 。(Hannah Peters/Getty Images)

如果去年大選後,優先黨黨魁溫斯頓·彼得斯(Winston Peters)選擇了國家黨作為聯盟執政夥伴,那新西蘭中小學校的社經評分制(Dicile),現在可能已經被扔進了垃圾堆;但本週,工黨-優先黨聯盟政府已經決定,讓這個頗具爭議的「標籤」制度,繼續按部就班。


教育部長克里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在週三宣布,任何改變社經評分制的作法,都不會在短期內實現。現行的社經評分制至少還將持續兩年。


希普金斯同時還宣布,對學校現行的NCEA體制進行全面檢查,可能會停止NCEA 1級(Level One)的評審制度,使學校更重視學生的能力,而不是著重在讓學生拿學分過關。


社經評分高的學校就是好學校?


新西蘭中小學校的社經評分制,是指按照學生家庭的社會經濟狀況,給學校評分,分數從1到10,分數越高,表明學生平均來源於富裕、良好社會地位的家庭;反之,分數越低,表明學生平均來源於貧困、較低社會階層家庭。


每個學校按照這個評分,會的到相應的政府教育資金:社經評分越低,得到的資金越多。社經評分最低的1分學校,按每個學生人頭算,可以得到政府1000多元資金;而社經評分最高的10分學校,按每個學生人頭算,大概只有幾十元錢。


儘管這個社經評分與學校的教學質量,在表面上看沒有直接關係,但在實行的20多年裡,民眾都逐漸意識到並形成這樣的觀念:學生的來源和學校周圍的環境,都會對學校的教學質量產生深遠的影響:好街區的學校會越來越向好的方向發展,而貧困、髒亂的街區,學校也會相對較亂。


良性循環vs惡性循環


好的家庭一般對孩子教育也比較重視,孩子在家裡一般都能夠得到關愛,這樣的孩子在學校也會比較努力,學校和老師自然也不用花太多的精力在學習以外。老師的教學熱情也會相對較高,「跳槽」的機率也相對較少。


所以一個建在高階層富裕街區裡的學校,即使是新學校,都會因為學生來源好而自動進入良性循環,成為好學校。


而在一個低社會階層街區,像奧克蘭南區的某些街區,黑幫、吸毒、酗酒等社會問題泛濫。一位來自新西蘭最大的社經評分1分學校的老師,在《新西蘭先驅報》上描述他的教師生涯時寫到,他每天上下班都能看到一些十幾歲的孩子,在路口給過往車輛洗車賺零花錢,這些孩子裡有些剛剛從學校「消失」,學校裡還有很多學生吃不上飯,打架、吸毒等事件也時有發生。他每天至少一半時間都在聯繫家長、處理學生各種各樣的問題,甚至還得尋找突然從學校消失了幾週的學生……


在這樣的學校裡,要學生和老師能夠集中精力在學習上,幾乎就不可能。同時因為老師壓力大、工作繁重,老師跳槽事件更是經常發生。學校招人難,留住好老師就更是不容易,這些學校只能無奈地繼續著惡性循環。


所以這些年來,不少家長為了孩子的教育,從城市的這一邊,跑到那一邊,為的就是住進好學區,讓孩子能進好學校學習。


另外,人往高處走,即使沒有這個學校的社經評分制,很多人也會在可能的情況下,居住在相對友好、潔淨和安全的街區,就是中國古代孟母擇鄰而居的翻版。


好學區房價衝破天


社會對於學校和社區的認知,造成了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就是人為地推高了好學區的房價,產生了所謂的「雙校網」(是指奧克蘭文法學校和Epsom女子文法學校的學區)街區,其所覆蓋的街區,如Remuera、Parnell、Epsom和Mt Eden等,都在奧克蘭最貴街區行列。


主流媒體曾多次報導,引述房地產業界的統計數字,指這個學區內的房產,比同一條街上、學區外的相似房產,售價高出至少39-50萬元,足以在邊遠街區購買另一套房產。


取消社經評分制很難


最近幾年,各方都在呼籲,希望取消學校的社經評分制,消弭因此而產生的對低社經評分學校的「社會歧視」。


兩年前還在國家黨執政時,政府就已經開始著手教育系統的改革。在去年大選前,政府出台計劃,要把社經評分制改成對每一個學生的「風險指數」評估,從而「按需撥款」,按照需要幫助的學生人數,撥給學生所在學校相應數量款項;但要求對「風險學生」個人和家庭信息保密,以免讓這些學生感覺受挫,讓他們能夠與其他學生一樣在學校學習和發展。


對學生進行風險評估的條目目前還沒有最後敲定,草案中的16個條目包括:學生的種族、母親的平均收入、母親生這個孩子時的年齡、目前的男性看護人是否是學生的生父等等。


這項計劃在最開始提出時就面臨很大阻力,主要反對意見就是,這無法根本解決問題,好學校的學區仍然劃在那裡,學區外的人仍然很難進得去;取消社經評分制影響不到學區的劃分。


前幾年,與雙校網臨近學區的學校,曾經呼籲更改學區,比如允許與好學區重疊,但立即引發當地居民的反對。因為學區的改變意味著一些房產價值會降低,一些家庭一輩子的辛苦積蓄將會白費。後來當政府試圖在好學區街區推行房屋加高加密計劃時,也因為同樣原因遇到了相當大的阻力。


對於學校來講,很多學校都擔心,通過這項改革方案,可能會無法得到足夠的教學經費。


儘管希普金斯說這部分經費只占學校經費的3%,所以不會對學校的經費產生很大的改變;但學校說,所謂的「一攬子」經費包括老師的薪資在裡面,這會讓學校僱用兼職老師和教學助理都很難,很多學校、特別是低分學校,都依賴按社經評分所得的錢來運行學校;只有那些高分學校,才會依靠學生家長的「自願捐款」。


NCEA 1級改革引爭議


對於NCEA體制審查的結果,根據部長級諮詢小組報告的建議,可能會把NCEA 1級的積分減半、減少評估並取消全國考試,或者是整個取消NCEA 1級。此事在民眾中也引發很大爭議。


小學後教師協會說,NCEA的「過度評估」模式對學生起到了負面作用;但著名的奧克蘭文法學校校長則批評這個舉措是「危險」和「不負責任」的,並預計更多的學校將摒棄新西蘭的NCEA系統,採用英國的劍橋考試系統(CIE)。


奧克蘭文法學校目前有60%的高年級學生採用劍橋考試系統。新西蘭還有一些學校採用美國考試系統(IB)。


在2002年,NCEA模式取代原來的高中畢業證書體制時,也是從11年級的NCEA 1級開始試行,之後的兩年裡,才推廣到12年級的2級,以及13年級的3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