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黨採納澳洲自由黨勝選策略

據新西蘭國家電台RNZ報導,國家黨不久前在Hawke’s Bay召開了高層會議,邀請了澳大利亞自由黨新州(NSW)競選副主任Nick Westenberg到會致辭, 分享自由黨勝選的成功經驗。


Westenberg在演講中向國家黨同仁傳遞了明確的信息,「沒有贏不了的競選」,關鍵在於應制定怎樣的競選戰略,以及如何開展競選。他介紹了澳大利亞自由黨在去年大選中的經驗得失,並與國家黨分享。


澳洲自由黨的致勝法寶

澳大利亞自由黨在Scott Morrison的領導下,在競選中成功地關注了「普通選民」,而不是所謂的「堪培拉泡泡」(在此主要指為了精英政治家的利益而進行的政治遊戲,而往往忽視真正需要關注並解決的經濟和民生問題)。


Westenberg建議:「你需要聽取公眾的意見,談論對他們而言重要的問題,並瞭解政府如何使普通民眾的生活更容易、更富足。」


自由黨在2019年發起了一場空前的選戰,對於澳大利亞經濟有很大影響,並一再緊告說,工黨的重大政策建議給人們的錢包帶來了巨大的風險。


國家黨領袖Simon Bridges早就發出了使用攻擊的戰術,他告訴國家電台:「(工黨)政府完全無法兌現其競選時提出的目標,而國家黨則會信守承諾,把各項工作做好。」


澳洲自由黨領袖Morrison在競選中運作了一款復雜的社交媒體遊戲,部分由Kiwi創意公司Topham Guerin指導,這家公司由兩名前Young Nationals黨人經營。


Westenberg認為,這一信息比媒體要重要的多。他解釋說:「社交媒體因其色彩豐富和政治流動性而達到相當廣的覆蓋面,並成為始終更有趣的部分。」


他強調:「但這並不是全部,最重要的是講選民的語言。」


之後,自由黨成功地將澳大利亞大選演變成自由黨領導人Scott Morrison和工黨黨魁 Bill Shorten之間的全民公投。


儘管國家黨從去年開始,民調穩步上升並超越工黨,但在首選總理人選民調方面Simon Bridges至今仍落後於總理Jacinda Ardern。所以他不敢放鬆,繼續努力贏得選民支持。


Westenberg 還說,儘管領導人個人在現代選舉中的作用很重要,但這並不是絕對的。「這不是一個人的表演,這不僅和領導人有關,而且我認為,大選對新西蘭工黨而言,是潛在的眾多挑戰之一。目前對於工黨來說,似乎是一個單人團隊。」他說。


國家黨的有利條件

1)Simon Bridges 的領導力漸受肯定


前總理Bill English在2017年大選失利之後,辭去了國家黨領袖一職。國家黨於2018年2 月27日選出了新的領袖,當時 Simon Bridges才41歲。


由於經驗不足、影響力不夠,Bridges經歷了可能是他政治生涯中最黑暗的2019年上半年,尤其是4月份的領導危機。由於國家黨內部有不少派系,尤其是幾位元老級的議員,各不相讓,通過黨內高層內部會議,試圖對Simon Bridges取而代之。可能是因為他人品不錯,在黨內並非孤家寡人,關鍵時刻還有人支持,以至於那場「政變」最後無疾而終。


自那以後,Bridges總結了經驗,漸漸站穩了腳跟,贏得了黨內越來越多的支持與認可。國家黨於2019年7月底在基督城召開了第83屆年會,對於Bridges來說應該是一個轉折點,他成功地令國家黨內部重新團結,並在與會期間,宣布了2020年國家黨競選戰略。


2)向有志之士敞開大門


國家黨黨內重建了信心,整個狀態發生了積極轉變,在民調方面也呈現出從以前明顯落後工黨,到現在基本每次超過工黨的喜人局面。


這屆國家黨是新西蘭政壇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反對黨,讓人們不僅覺得國家黨雖然是個很有前途的政黨,而且令人感到有希望、有信心。這吸引了不少願意從政或以某種方式加盟的人。


2019年最大的亮點應該是紐航前執行長Christopher Luxon的加盟國家黨,並獲國家黨提名角逐Botany選區議席。


此外,啟用北帕17歲少年政治家William Wood代表國家黨挑戰北帕議席,恐怕是另一個大膽之舉。


3)國家黨-行動黨聯盟



在上一次國家黨執政期間,曾與行動黨聯合,兩黨因此建立了某種信任。這次,Bridges在對外宣佈不與新西蘭優先黨聯合後,即繼續聯繫行動黨,兩家人尋求再度聯合、相互支持。


但行動黨領袖 David Seymour 提出了政黨聯合的條件,主要圍繞支持他的保障言論自由主張作為底線,包括廢除任何仇恨言論的法律,並在2019年基督城恐怖襲擊案後撤銷一些槍支管制的改革,即鼓勵私人合法合理適度地擁有檜支。


Seymour表示:「一個依賴於行動黨的政府將絕不會通過任何限制言論自由的法律。我們期待著國家黨與我們攜手,力阻現政府在剩下的執政期內通過任何仇恨言論的法律。」


工黨政府的負面成績單

最可惡的是當年信誓旦旦的不加稅承諾,從2019年5月的「幸福預算案」發布後不久就被打破,什麼「地區燃油稅」、「資本利得稅」,不一而足。儘管「資本利得稅」最終因遭遇強烈反對而沒有開徵,但「地區燃油稅」還是按政府的意願強制執行了。這些都是新西蘭選民無法忘記的經歷。


工黨聯合政府的最大失誤在於其旗艦級大項目宣告全面失敗,如住房建設的KiwiBuild第一年建房目標10,000套僅完成220多套;作為交通基礎設施建設重點工程的奧克蘭市中心到奧克蘭機場輕軌線路一期工程原計劃到2021年前完成,現在看來遙遙無期。


工黨的政策一向重勞輕資,這令工黨很少考慮企業經營者的需要,其目標是到2021年令工人最低工資水平達到20紐元/小時。還說什麼這是2017年的承諾之一就是要提高工人最低工資,現在是兌現承諾的時候,云云,而完全不顧企業的承受能力及持續發展,也沒有考慮如何給企業減少些公司經營稅。工黨所期望的工人最低工資水平即使是在經合發展組織(OECD)成員國當中都屬偏高,對企業經營不利。


「承諾兌現年」最終變成了「承諾破滅年」。


結語

2020年的第一次民調結果由Newshub於2月9日公佈,國家黨以43.3% 微弱優勢超過工黨的42%。而且, Bridges 作為總理最佳人選的支持率首次超過10%,達到10.6%,比上一次增加了3.9%,但仍大幅落後於Jacinda Ardern的38.7%。


另外,如果單看國家黨與行動黨結盟,兩黨所獲的席位數為58席,未能達到過半數的61席。而反觀工黨-綠黨聯盟,兩黨共獲62席,獲得組閣所需的多數席位。


三名資深議員於2月10日宣佈大選後離開政壇,即來自基督城的David Carter 和Nicky Wagner,以及來自Invercargill的Sarah Dowie。他們的離任,會不會對國家黨的大選選情有什麼影響。


如此看來,國家黨需要考慮如何獲得選民信任、清楚地瞭解選民需要,在競選中方可爭取贏得更多的政黨選票,抑或通過贏得更多的選區議席,重返執政黨寶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