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黨政治定位向右轉


國家黨領袖Simon Bridges。(Hagen Hopkins/Getty Images)

近幾個月來,國家黨領袖Simon Bridges正在逐漸改變國家黨的政治定位和策略。究竟Simon Bridges專注於川普總統的政策嗎?抑或他從澳大利亞總理Scott Morrison 那裡獲得了甚麼秘訣?還是他在效仿英國首相Boris Johnson?無論其中的原因是甚麼,這表明Simon Bridges決定在尋求權力方面採取更為右翼,即選擇民粹主義的做法。


議會預算辦公室辯論


8月21日,議會就政府提議設立的議會預算辦公室(PBO)之議題展開辯論,國家黨強烈反對這一提議,Simon Bridges的名字被交通部長Phil Twyford提了不下於12次,被議會議長提到了4次。對Bridges而言,他度過了頗有成就感的一周,工黨竟然對這位相對不那麼有人氣的反對黨領袖感到擔憂了。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由工黨和綠黨提出的設立議會預算辦公室,意在對每個政黨的經濟政策進行監管並作出裁決,因為工黨和綠黨相信他們容易遭到國家黨對其政策的攻擊,這會明顯改變新西蘭大選的競選。國家黨不僅強烈地反對政府的此項提議,而且還主張不受國家機構信任的新民粹主義路線。Bridges公開反對這一提議,指出「他們試圖非法地、不民主地將反對黨搞砸。」他還表示他會阻止該提議的每一步,因為他不信任工黨聯合政府。


原來,幾乎沒有人認為這位現任國家黨領袖居然對工黨政府的第一個任期會產生影響。

儘管接任國家黨領袖後經歷了不少考驗和各種不順利的局面,然而Bridges還是挺了過來。他正關注能廣泛引起共鳴的問題,並通過社交媒體強化再度傳播簡明信息,絕大部份信息很有價值 。


其中一個有點殘酷卻又有意義的社交媒體片段,是關於Jacinda Ardern 總理所發表的有關Ihumatao事件頗具誇張的聲明。


圍繞汽油漲價的爭辯


8月20日商務委員會關於汽油定價的報告,Bridges注意到其中政府稅收的增加在工黨的這一任期的油價上漲中起了作用。


工黨在周三的一般辯論中反戈一擊,指出國家黨執政期間令油價的上漲幅度與工黨完全相同。對此,國家黨的反擊是,油價的上漲是整個9年執政期的累計,而不是3年。而且國家黨上台後,馬上就取消對奧克蘭額外的每升10紐分的地區燃油稅。對此,交通部長Phil Twyford及其同事發表了對Bridges陰謀論式的指控,攻擊他採用了類似川普總統的做法,試圖摧毀各政府機構的聲譽,如財政部和統計局(二者均與保密信息外泄有關)。


反對黨的作用


反對黨的慣常做法其實很容易理解,它們總是在議會提出反對意見,並在發現各個政府部門出現問題之後,窮追猛打、揪住不放,設法令其無法正常運作。這並非甚麼陰謀,而是反對黨的職責。工黨在2008~2017期間,作為反對黨,並沒有甚麼值得誇耀的作為。但在1996~1999年間,在Helen Clark的領導下,工黨確實是一個很有效的反對黨,它在瞄準並擴大國家黨機構性失誤方面具有摧毀性的能力。然而,在那之後,工黨就再也沒有出現過像Helen Clark那樣的靈魂人物和傑出領袖。


同樣地,正是因為發現了工黨政府的出錯,Bridges才能獲得他想要的切入點攻擊對方。


工黨的承諾與尷尬


工黨聯合政府在其任期第一年推出了一些非常大的項目,其中許多公佈於最初的100天內。工黨指責國家黨對國家已經「疏忽了9年」。由Ardern 本人宣佈的「今年是大選承諾的兌現年」,但工黨因為感到難以實現而又降低目標,導致今年的期望值較高。Ardern已承認其旗艦建房項目KiwiBuild運作失敗,看來設置不切實際的目標只會給施政帶來麻煩,而且倒象是個新手才會出的錯。事後看來,這的確是個錯誤。六個月後的旗艦政策以及氣候變化立法、刑事司法和衛生部門的改革仍然存在不確定性。或許工黨還有別的項目因故無法實施。


Ardern的第一年,可能因為她新西蘭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總理,人氣正旺,憾動她並非易事,但在今年3月15日之後的幾個月裡,隨著聯合政府的施政開始出現各種問題,她也變得不再是無懈可擊。


Bridges及時抓住並利用了這些機會,適時地攻擊他的政治對手。

國家黨的關注點


在國家黨內,他不必面對領導權的猜測,其核心小組也已穩妥了。


2019年7月下旬,2019年國家黨年會在基督城成功召開,Bridges發表主題演講呼籲黨內團結一致,全力以赴準備拿下2020年大選。


正如Bridges在演講中所說的,「甚麼是我們經濟最重要的部份?GDP?利率?股市?其實是你們 —— 新西蘭人民。」


Bridges堅信,國家黨一定能給新西蘭人民帶來超強的領導才能、最好的理念和有所作為的行動力。在國家黨的領導下,新西蘭的經濟必定會走出低谷,它能提供給每個人應得的醫療保健,讓孩子們接受良好教育並引領他們步入社會,獲得實現自我價值後的成功和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