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黨為何不與新西蘭優先黨結盟?




近日,國家黨領導人Simon Bridges打破沉默,向新西蘭公眾明確表示:國家黨在今年的大選後無意和新西蘭優先黨結盟組成聯合政府。這讓傳聞許久的關於兩黨或結為政治同盟的謠傳最終煙消雲散。



人們不禁要問:國家黨為何不打算與新西蘭優先黨攜手共贏,難道國家黨有把握憑自己的實力在議會能拿到61席或更多議席、以至可組成「多數黨政府」?


從常理分析,兩個理念不同的政黨能否結為政治盟友、戰勝其政治對手、最終共同執政,不但取決於相互之間能否優勢互補,更重要的恐怕還取決於彼此能否信任,信任也就意味著能相互包容,在與對手的角逐中相互支持,以取得共贏。


從新西蘭政壇近20年來的發展演變來看,國家黨與優先黨之間,我們看不到有這種信任。尤其是影響更大的雙方領導人之間,不但無半點信任可言,而且時常唇槍舌戰,甚至人身攻擊,Winston Peters還多次公開聲稱要起訴國家黨高層要員,如副手Paula Bennett 。


國家黨的競選戰略

國家黨於2月1~2日在36°C的高溫位於Hawke’s Bay的Havelock North召開高層會議,就今年大選國家黨的競選戰略作出了具體部署。


據國家電臺RNZ記者Jane Patterson報導,鑑於新西蘭優先黨和工黨組成聯合政府的2年多來的運作情況,國家黨高層會議達成如下共識:


• 國家黨絕不會與新西蘭優先黨結盟組成聯合政府;


• 新西蘭優先黨不再能左右逢源,工黨是其唯一可靠的選擇;


• 國家黨的最終目標是將新西蘭優先黨完全踢出議會;


• 國家黨與新西蘭優先黨的兩黨關係已經嚴重受損,以致於Simon Bridges不可能和Winston Peters以及他的高層核心小組組建政府;


• 在諸如退休年齡等底線政策方面,兩黨之間存在不可調和的嚴重分歧;


• 國家黨不與新西蘭優先黨合作的明確態度對於國家黨爭取在兩黨之間搖擺不定的選民會很有幫助;


• 國家黨繼續和行動黨合作,支持行動黨領袖David Seymour力保Epsom選區議席;


• 從工黨承諾但並未兌現的項目,以及引發選民不滿的政策領域入手


Simon Bridges在接受國家電臺採訪時表示,他並不信任優先黨,而且公眾同樣不會這麼做,他說:「我認為我們不能與新西蘭優先黨合作,也無法與之建立建設性的可信任關係。當國家黨在2017年選舉之後與新西蘭優先黨進行真誠談判時,其領導人正在起訴國家黨議員和主要工作人員。」


Simon Bridges認為,很明顯,將選票投給新西蘭優先黨,實際上就是對工黨和綠黨支持,因為它們是「彼此抱團」的聯盟。


他說:「即便新西蘭優先黨擁有力量平衡,我們仍然不會與他們合作。」


這一決定呼應了國家黨前領導人John Key在2008 年大選前的決定,最終使Winston Peters未能進入議會。


「造王者」的誕生和不愉快的記憶

各位或許還記得,Winston Peters 的政治生涯從他1979年擔任國家黨議員開始, 直到1993年他離開國家黨,創建了新西蘭優先黨。


1996年的大選是新西蘭政壇首度引入「混合比例代表制」(MMP)的初次嘗試,在總共120席的新西蘭議會,國家黨和工黨分別贏得44席和37席,都未能達到61席的多數獨立組建政府的資格,而新西蘭優先黨贏得了17席。最後,通過談判國家黨和優先黨組成聯合政府,兩黨共獲61席的議會多數,由Jim Bolger 出任總理,Winston Peters擔任副總理。這是優先黨自1993年成立以來和國家黨的首次合作,也初步奠定了Winston Peters在新西蘭政壇「造王者」的地位。


然而好景不長,1997年12月,國家黨領導層出現變動,Jenny Shipley 取代了Jim Bolger 成為新西蘭第一位女性總理和第一位女性政黨領導人。Jenny Shipley於1998年8月罷免了Winston Peters的副總理一職,這對Winston Peters本人無疑是刻骨銘心的屈辱和傷痛,在新西蘭政壇也屬罕見。


2008年的大選,對於優先黨和 Winston Peters 來說都是不願啟齒的,優先黨沒有達到5% 的政黨進入議會的起碼支持率,Winston Peters意欲奪回他曾經連續坐了24年的Tauranga選區議席。但是,Winston Peters 最後敗給了年僅32歲的Simon Bridges。那次大選令優先黨成立以來首次經歷三年內無人進入議會。



新西蘭優先黨的反應

對於Simon Bridges的公開表態,Winston Peters 發表聲明回應說,他對此「無動於衷」,並建議Simon Bridges準備自己當領袖。


「要讓我說-Simon Bridges對政治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縮小選擇範圍可能是有史以來最為糟糕的戰略舉動。」Winston Peters說。


Winston Peters還說:「如果Bridges先生不接電話,他的高層核心會議中的其他人會替他接聽電話。」


看來,Winston Peters對Simon Bridges的決定用了激將法,不知這會不會起甚麼作用。


行動黨的積極回應

相比之下,Simon Bridges 向行動黨ACT敞開了大門,並再次要求Epsom選區的選民將他們的選票投票給行動黨領導人 David Seymour 。


Simon Bridges說:「國家黨在政府任職期間與行動黨有過建設性的工作關係。我們之間發展了夥伴式黨派模式,並共同努力以減少繁文縟節。我們願意再次與行動黨合作。」


David Seymour 在一份聲明中對「國家黨的鼓勵」表示歡迎,但又說他會「一如既往」地再次努力競選。


國家黨意識到,要想成為執政黨,行動黨在下一屆議會的席位數是關鍵。


「2019年的年終民意調查顯示,行動黨很可能在2020年大選中會有更多的議員,並可能在工黨或國家黨領導的政府之間產生影響。」


結語

新年伊始,國家黨即開始了大選的腳步,此次黨內高層核心會議的決議,確定了國家黨今年大選的戰略框架。Simon Bridges信心滿滿地率領國家黨,藉助澳大利亞自由黨的競選戰術,選擇正確的政治夥伴精誠合作。新西蘭的大選年,人們定能看到各政黨更多精彩的選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