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繞爭議土地開發: 政府與毛利族意見大不同


7月23日開始,警察進入位於奧克蘭機場附近有爭議的Ihumātao地區,希望在那裏和平抗議政府開發計劃的毛利族人能夠離開,迄今已過100天,毛利族人仍然不願離開,問題也沒得到解決。主流媒體一直在報導這一事件,關注 Ihumātao地區開發事件的進展,以及圍繞著毛利土地更廣泛的問題。


針對這塊對毛利族人有特殊歷史意義的土地開發的不同意見,政府層的堅持和毛利人的堅守彷彿使事情陷入一個困境。但是雙方都有一個明確的觀點就是,期待所有各方參與討論,以找到這些問題的解決方案。沒有強權的政府,也沒有弱勢的群體,意見衝突的各方,通過對話,在法制框架內,平和、理性表達各自的訴求,尋求衝突的解決,這種真正意義上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應該是民主社會的常態。


事件起因錯綜複雜

新西蘭建築業巨頭Fletcher Building於2016年與政府簽約購置了這片土地,計劃將其開發成一個可建480套住房的新型居住小區,為奧克蘭人提供新的居住選擇。按協議,其中的40套會提供給當地毛利人。


爭議的焦點在於Ihumātao作為南奧克蘭的毛利歷史文化遺址,是否應該被商業開發?這片土地與最早在此定居的毛利族有著很深的歷史淵源。據記載,這片有爭議待開發約33公頃的地塊位於Ihumātao半島末端和Manukau 港東緣,極有歷史價值,可追溯到800年前,因而成為奧克蘭歷史最為悠久的毛利人早期定居點,與著名的Ōtuataua石陣歷史保留地(即Ōtuataua Stonefields)相鄰。


這個地方曾經於1863年被當時的殖民政府沒收,隨即土地就被分給了定居的農民。2012年,Oruarangi Road兩邊的土地被重新劃分用於開發,並由環境法庭提出建議考慮毛利文化遺產保護的需要。


2014年,大奧克蘭市(又稱「超級城市」)成立後,中央政府和奧克蘭市議會將緊鄰Ōtuataua Stonefields的歷史保護地劃為 「特別住宅區」(Special Housing Area)。但是,這裡作為新西蘭最早的市場花園的考古遺址,被當地毛利社區視為「神聖的土地」。


2015年,毛利團體「拯救我們特有景觀」(Save Our Unique Landscape or SOUL)的領導人Pania Newton和其他人對此提出擔憂,並表示他們會因為Ihumātao的歷史意義而反對對這片土地的開發。


這正是引發後來的許多抗議和集會的開始。反對開發的毛利團體在Ihumātao Quarry Road上建起了象徵性的建築並豎起了表示所有權的標誌。


2016年11月5日,大約20名毛利社區成員開始在路邊搭了帳篷,開始了他們的和平抗爭歷程。他們中有的人至今還沒撤離——他們睡在房車裡、簡易房裡、帳篷裡、甚至是空的船裡。


到了2016年, 一個隸屬於Fletcher Building,基本由海外擁有的名叫Fletcher Residential的公司,獲新西蘭海外投資辦公室(OIO)批准,購置了這片被宣布為特別住房區域、今天備受爭議的土地。


根據《新西蘭定居法》,這片土地在1863年被政府沒收,因此違反了1840年的《懷唐伊條約》。


在這片土地被占領之前,人們認為該地是毛利園丁居住的,且曾經很繁華。後來這片土地被賣給了白人定居者,在過去的150年中一直是私有農場,直到2016年被Fletcher買下。


2017年,抗議團體將爭取土地所有權的官司打到了聯合國,向新西蘭政府施壓干預解決《聯合國土著人民權利宣言》所指的違反行為。聯合國的報告承認,將土地出售給Fletcher的做法,沒有充分與毛利人協商並獲其同意。建議政府評估該計劃是否符合《懷唐伊條約》和《聯合國土著人民權利宣言》。


2018年,該案提交給環境法庭,但環境法庭拒絕推翻授予Fletcher在Māngere開發住房的許可。


政府對毛利團體呼籲的反應

毛利團體多次要求總理Jacinda Ardern 親臨Ihumātao 未果。總理辦公室的回應則說,除非找到解決方案,不然總理不會前往,因為她不想干涉這一過程。


總理無意介入的做法無法令毛利人滿意,他們後來組織請願團專程從他們的占領地Ihumātao出發,頂著寒風步行來到總理位於Mt Albert的選區辦公室遞交請願書。然而總理Jacinda Ardern至今尚未和他們見面,只是通過代表在與他們談判。


財政部長Grant Robertson曾於9月會晤了Fletcher Building的代表,討論未來的選擇方案。但是會後既沒透露討論內容,又沒給出何時作出決定的時間表。 Robertson 在一份聲明中指出:「政府的重點是支持能兼顧所有各方意見的決議。在此過程中,政府會關注公開對歷史文化古蹟的呼籲、不重開《懷唐伊條約》的賠償談判,以及遺址的商業利益。」


在總理Jacinda Ardern前不久出訪期間,副總理Winston Peters代理總理之職,曾對Ihumātao事件發表過意見,這可能算是政府內最高級別對此事件的最直接回應了。Peters表示他理解財政部長Grant Robertson和Fletcher Building的溝通是卓有成效的。


「多種潛在的選擇都經過了討論與篩選,但我不能對你們透露更多,因為討論的內容尚未形成可公開的文字,需要再作審議。」他說道。


Peters認為,政府已經與毛利團體建立了某種信任關係。


毛利發展部長 Nanaia Mahuta ,沒有回應國家電台Radio NZ對此事發表評論的請求。


同樣地,毛利-政府關係部長Kelvin Davies,對此也是守口如瓶,甚至當他被問及是否掌握有關Ihumātao的最新情況時,他建議記者直接去問 Radio NZ。


Ihumātao的抗議者們感覺他們已被排除在與政府尋求解決方案的談判之外,極度失望,但是他們表示會堅持下去。


毛利團體的不滿

這個由政府批准的開發計劃,激起了當地毛利社區的不滿,他們從各地來到有爭議的地塊,搭帳篷、舉旗幟、掛橫幅、喊口號,試圖守護他們祖先遺留給他們的土地,以阻止開發的進行。參加占領的還有來自其他地區的毛利部落。


新西蘭的毛利族幾代人以來,由於人為的漠不關心和壓制反對意見的壓路機心態,令一些毛利文化遺產未能得到應有的及時保護而丟失了。儘管越來越多的毛利人開始重視這一問題,但是更多情況依然以不一致的方式在處理。這或許是造成各地毛利族和政府之間發生土地糾紛、尋求條約賠償的重要原因之一。


Pania Newton是擁有2000成員的毛利團體SOUL的發言人,對於Ihumātao是這麼描述的,「這是一處波利尼西亞人成為毛利人的聖地,是國家的寶藏,不能讓450位百萬富翁們(按:指住宅區開發完成之後入住的屋主們,實際應該是440戶)擁有,這地方屬於全體新西蘭人。」


SOUL的聯合創辦人Qiane Matata-Sipu對他們的和平抗爭沒有得到政府直接面對面的回應感到失望,她說:「政府到現在都還沒有和我們聯繫,也沒有來這裡,我們甚麼消息都沒有聽到。」


Qiane Matata-Sipu繼續道:「這表明《懷唐伊條約》的解決程序已經非常明顯地存在缺陷,條約從來不是要被『解決』,並繼續發展下去,而應該在日常生活中受到尊重。」



SOUL想知道究竟這片土地從一開始是如何到了開發商Fletcher手中的。


毛利王居中調解

此事曾驚動了毛利王Kingi Tūheitia Pōtatau Te Wherowhero VII陛下,他於8月初專程為此到訪Ihumātao,表示希望為那些抗議的毛利人「尋求解決的途徑」。他說,土地力量(mana whenua)的代表已就Ihumātao的未來達成統一立場,並希望收回土地。毛利王在9月18日發表的一份聲明中說,土地力量的代表參加了「善意討論」並達成了共識。


副總理Winston Peters 說政府歡迎毛利王有關Ihumātao未來的聲明。「我們感謝毛利王Kingi Tūheitia在這方面所做的工作。總理打算在這片土地上尋求停止的工作是為了讓Kiingitanga發揮促進作用。令我們感到高興的是,土地力量積極尋求建設性地共同努力解決方案。我們一直說,我們很高舉參加關於Ihumātao未來的討論。我們期待著所有各方的討論,以找到這些問題的解決方案。」


開發商的憂慮

受這一事件影響的另一方Fletcher Building,作為出資的一方,曾就公司已被拖延的Ihumātao住房開發項目的未來前景,與毛利團體進行談判,然而雙方並未達成任何決議,問題依舊,令其感到「失望」。


這令計劃480套住房的開發項目受阻,公司因此蒙受不少損失。Fletcher Building在其9月的一份聲明中指出:「六周前,總理曾要求Fletcher Building暫時中止該項目,以讓政府有時間與毛利部落進行協商。」


現在,「我們既未獲邀參與這些討論,同時我們也很失望地看到,政府迄今為止仍未與毛利族提出解決方案。我們現在將尋求與有關各方進行緊急搓商,以表明我們的立場。」


另一方面,Fletcher Building作為Oruarangi (或Wallace) Block的所有者,已被告知一切按計劃進行,480套住宅項目未作改變。開發商表示,他們已和當地毛利社區進行了溝通,在其建築計劃中,將在住宅區與歷史遺蹟之間安排一個緩衝區。


事件的最新進展

新西蘭遺產局(Heritage New Zealand)最近宣布正在考慮給予Ihumātao土地以最高級別的遺產認可度,但同時肯定不會改變對Fletcher住房開發權的最初決定。


首席執行官Andrew Coleman表示,他本人支持了抗議者關於該遺址意義的論點,他對媒體說:「這對新西蘭和毛利人來說,具有深遠的文化和傳統意義。」Coleman說,即使遺產的狀況確實發生了改變,也不會「改變特殊住宅區的地位或有關該地塊現有的資源許可同意書。」


「令人高興的是,2014年對遺產的考慮變得更加廣泛,這使我們能夠對與土地的精神文化傳統意義有關的信息進行更深入的審查,我們認為這是必要的。從第二類遺產升級到第一類遺產。」Coleman說。


除此之外,政府沒有進一步的行動。


結語

凡是涉及毛利土地的問題,一般都不容易找到直接有效的解決方案。如果牽扯歷史或文化淵源,就更需要政府謹慎地按《懷唐儀條約》的要求,與相關的毛利社區進行富有誠意的溝通,協商出能盡可能兼顧各方利益的最佳方案。


對於是次Ihumātao土地衝突,相信大多數人都希望早日結束對峙、儘快和平解決。這或許是對工黨政府如何解決問題的一次重大考驗, 甚至可能影響2020年大選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