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前的最後衝刺


(Photo by Hagen Hopkins/Getty Images)

這是新西蘭2020大選前的最後一週,所有政黨,各路候選人,無論新老面孔,都在利用著最後的時刻,奮力競選,四處奔波,力圖讓自己處於更為有利的位置,並為此進行著最後的角逐。


國家黨再亮「基礎設施」牌

國家黨領袖Judith Collins 週三在惠靈頓競選,她對公眾發表演講時指出,首都的交通狀況令人感到「恥辱」,雖然奧克蘭的交通狀態很讓人無奈,但惠靈頓的交通狀況更糟,公交鐵路和1號高速惠靈頓段,稍有衝擊就會全線癱瘓,作為新西蘭首都的交通狀況,這難以接受。她強調,國家黨已為惠靈頓打造了一整套交通體系升級的詳盡計劃,再次將開通從Petone到Grenada接駁線的計劃放上議事日程。她對工黨領導政府的交通設施記錄進行了猛烈的抨擊。


Collins說,上屆國家黨政府已經承諾的接駁線,被工黨中止。她表示她不再相信工黨在未能兌現其2017年大選期間所作的關鍵承諾 (按:KiwiBuild和所謂的「輕軌夢想」) 後的任何單一承諾。


按照國家黨的設想,惠靈頓北邊的另一條線路,對惠靈頓來說是必不可少的,因為發生事故,首都1號國道發生如此嚴重的擁堵和關閉是難以接受的。


Collins 對工黨–綠黨政府的前景表示不屑一顧,再次重申了她的主張,即儘管工黨領袖Jacinda Ardern並不把綠黨排除在外,但工黨仍會屈服於綠黨對財富稅的希望。「他們希望綠黨與他們在一起,這樣他們就可以以他們為藉口,不去做他們說過要做的事­­­­­­。」


Collins拿了工黨的兩個競選標語,即「讓事情動起來」和「讓我們這樣做」,她指出,工黨的承諾永遠都是空洞的口號,不會兌現。


在Collins演講時,有幾位大惠靈頓地區的國家黨議員一直在現場撐場並支持她,他們分別是排名第7位的Chris Bishop,排名第13位的Nicola Willis,排名第36位的Brett Hudson 以及排名第56位的Mark Crofskey。


Collins 在接受Stuff傳媒採訪時表示,她並不相信這幾次公佈的民調結果,堅信國家黨依然可以贏得大選。她以2016年的美國大選中的各項民調無一看好川普、但最終川普勝出為例,還有英國退歐、以及澳大利亞的上一次大選。她說,無論是1 News/Colmar Brunton 還是UMR,其結果都與她實際感受到的相差很多。


「這肯定與我所看到的有很大的不同。有很多人支持國家黨。我只是不相信這些民意測驗,因為這在英國退歐上是錯的,在川普身上是錯的,在 (澳大利亞總理) Scott Morrison那兒也是錯的。」


這幾天的熱點之一不外乎是國家黨猛烈抨擊工黨和綠黨的財富稅,這讓人對工黨「只對年收入超過18萬紐元的人士徵收39% 的稅」的承諾感到懷疑。星期日,Collins 在奧克蘭競選時曾要求其志願者打出「停止財富稅行動日」的告示牌,提醒選民工黨還會引入更多的稅種。


工黨絲毫不敢放鬆自滿

雖然工黨的民調穩守高位,總理Jacinda Ardern馬不停蹄地四處奔走,從表面上看,她似乎很受民眾歡迎,她這兩天分別走訪了漢密爾頓和基督城的兩處購物中心,在那裡她被民眾團團包圍,很多人希望靠近她、並和她一起合影。那種場面看了以後令人擔憂,因為沒人戴口罩,根本沒有規定的社交距離。


Ardern對於Collins對其在應對「冠狀病毒」疫情期間,關於對邊境工作人員的定期測試比例達到「100%」的「謊言」指控,不以為然。Collins 說實際測試比例遠低於三分之一,Ardern並沒有對新西蘭人如實通報。


不過,來自各地農場主的反饋,看起來對工黨不利。Ardern 表示在淡水政策改革方面需要和農業部門進行更多的溝通,以解決更多的問題。


來自位於懷卡托鄉村集水區小組的農場主Chris Lewis 擔憂,農場主們正在變成鄉村支持信託基金,而非集水區小組。農場主們普遍有幻滅感,對於充滿不確定因素的淡水政策改革完全沒有信心。


上週五,超過150名南島南部的農場主駕駛著拖拉機前往Invercargill 參加一個由農場主聯合會 (Federated Farmers) 和當地商會共同組織的一個城鄉會,也是討論關於政府在這個區域即將實行新的淡水監管。


農場主聯合會副主席Bernadette Hunt 表示,該事件並非什麼抗議活動,而是團結南島南部地區農場主們。他相信南部地區的很多人並不清楚這項改革對他們意味著什麼。


這事顯示,政府的一些政策並不夠清晰透明,加上宣傳解釋工作沒有跟上,造成當地農場主因為不理解而變得焦慮不安。


新西蘭優先黨的巴士之旅

新西蘭優先黨領袖Winston Peters的巴士競選之旅,似乎比國家黨和工黨要早些。據說,政壇老將Peters從南島的南端到北島的遠北地區,行程超過12,000公里。他通過傳統的方式與各地選民舉行面對面的政策介紹會,強調優先黨的政策基點,並與他們進行互動。他用「支持您的未來」(Back Your Future) 為其競選口號,所到之處,他都會盡量和人們交談。



本週二,Peters的競選之旅到了它的最後一站 — 陶朗嘉,1984年他首次贏得那裡的席位,也開始他長達36年的從政生涯。此次競選他將陶朗嘉放到最後,是否有意而為有人猜想他可能想「從哪裡開始,就在那裡結束」。考慮到優先黨在近期的一系列民調中表現都不太好,基本沒有超過2% 的。按新西蘭的混合比例代表制 (即MMP),政黨支持率如果低於5%,就不可能進入議會。


他開始認同Collins對工黨–綠黨聯盟關於對財富徵稅 (Wealth Tax) 的指控,他相信工黨將重蹈覆轍,會徵收財富稅,這是綠黨想要的,而工黨表示完全排除這種可能。


「頭條新聞圍繞著一項『財富稅』,有關方面保證不會這樣做,正是過去三年中試圖做到這一點的那些政黨。」他說,工黨曾經堅持要開徵資本利得稅,因遭到朝野普遍反對而狼狽收場。


Peters向媒體發表講話時說,工黨以改變經濟狀況而不引入新稅 (財富稅) 為藉口的承諾將不復存在。這或許從另一方面說明工黨的保證基本都不靠譜,並沒有什麼可信度。


行動黨穩紮穩打

毫無疑問,行動黨是所有小黨中最為耀眼的政治明星。作為反對黨,它對於工黨的施政一直提出批評,尤其是對於工黨的競選承諾項目的兌現情況。2019年年終,行動黨領袖David Seymour 就有一個相關總結,讓人看過之後對工黨大失所望。


本週二,在主要媒體沒有報導的情況下,Seymour 清楚地告訴新西蘭人,「工黨終於意識到其旗艦政策 KiwiBuild 是一場徹底的災難,並將其從其政策宣言中刪除了。這最終證明了Ardern的政策僅僅是營銷工具,或者是她政治舞台上的道具。上次選舉,工黨承諾在三年內提供16,000 所房屋,它只交付了602所。這甚至還不到他們承諾的百分之四。簡直太可悲了。」


結語

據統計,到本週二為止,提前完成的投票數已經超過2017年大選的投票總數。這說明,今年有更多的人願意出來投票了,而不是對大選毫不關心。


很多傳統的各政黨支持者,如果還沒有投票,或許還在觀望之中,希望看到他們支持的政黨在最後時刻還有哪些出色的表現,以有助於他們在大選日作出正確的選擇。


有人預測,如果已有的民調可信的話,屆時將有四個政黨進入議會,即工黨–綠黨,國家黨–行動黨。看來這位高人已將新西蘭優先黨排除在外了。


不管怎樣,無論您的政見如何,請記得一定在10月17日去投票,如果您還沒投票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