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克蘭限水問題惹爭議


經歷了最幹旱的四個月後,目前奧克蘭蓄水大壩水位為43.9%,是近30年來的最低水位。 (Photo by Phil Walter/Getty Images)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趨緩,水資源短缺的問題又凸顯在奧克蘭人面前。經歷了最幹旱的四個月後,目前奧克蘭蓄水大壩水位為43.9%,這麼少的儲水量是近30年都沒出現過的。而往年這個時候的儲水量為76.7%。


為節約用水,奧克蘭自1994年來的首次限水令於周六5月16日生效,限水令禁止居民或商家戶外使用軟管和水噴射器,除非是出於健康、安全、緊急情況或生物安全原因。如果有人違反,可能會面臨2萬元的罰款。


然而包括外部清潔行業在內的很多受影響企業稱這次限水令對他們具有歧視性。


在奧克蘭擁有7家特許經營權的Wash Rite的董事總經理特洛伊·希拉德(Troy Hillard)表示,禁止使用軟管和水噴射器可能會導致該公司減少70%的收入,正如新冠肺炎疫情對企業的打擊一樣。


Watercare已提出支持企業使用水箱的非飲用水,用於所有水噴射和清潔工作,並表示將在多處設立收集站,解決企業的用水問題。


雖然奧克蘭用水量有所下降,但蓄水大壩水位仍在下降。


Watercare首席執行官拉文·賈杜拉姆(Raveen Jaduram)周日說:"飲用水很快就會短缺,因為預計降雨量非常低。”(Photo by Sandra Mu/Getty Images)

Watercare首席執行官拉文·賈杜拉姆(Raveen Jaduram)周日說:“我們正在遭遇嚴重的幹旱,我們呼籲(奧克蘭人)做出良好的判斷,這不是浪費水的時候。並且我強烈使用這個詞,飲用水很快就會短缺,因為預計降雨量非常低。”


“如果對降雨量的預計是錯誤的,我們未來將迎來很多天的大雨,我會向奧克蘭所有的人道歉。現在,我們都必須謹慎行事。”


賈杜拉姆承認限水令讓依賴戶外用水的企業面臨著困難,尤其是在COVID-19(新冠肺炎)的沖擊之後,但他說,這並不能改變奧克蘭正遭受前所未有的嚴重幹旱的事實。“雖然我知道,許多企業不得不為更大的利益做出犧牲,但我傳達的信息是——我正在努力保護飲用水。”


奧克蘭前市長約翰·班克斯(John Banks)對奧克蘭如何走到這一步表示困惑。他認為解決水資源短缺的問題自然是增加供應,而奧克蘭每天從懷卡托河取水1.5億升。他致電給賈杜拉姆問為什麽奧克蘭不從懷卡托河中取更多的水。


賈杜拉姆回答說:“這是法律和立法的範疇,遠遠超出我的職權範圍。如果我管理國家,我會以不同的方式去做。”



每天處理2億升水可以解決目前的飲用水短缺問題,但需要建造一個新的水處理廠,這可能需要數年時間。(Photo by Phil Walter/Getty Images)

賈杜拉姆說,Watercare已經申請了每天額外處理2500萬升水的計劃,但尚未獲得批準。早在2013年,他們就要求每天提供2億升水,但也沒有得到批準。每天處理2億升水可以解決目前的飲用水短缺問題,但需要建造一個新的水處理廠,這可能需要數年時間。


班克斯問,如果我們每天能供應2億升水,是否會對懷卡托河的生態產生影響。賈杜拉姆回答說,這將對環境產生最小的影響,但奧克蘭將得到很多好處。


目前,奧克蘭的供水量從平時的70%減少至45%。水務供應商Watercare表示,5月16日限水令生效以來的這個周末奧克蘭用水量降至每天4.13億升,比上周末的平均值少了8百萬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