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魯•博迪:新西蘭應為國際學生打開大門


在170億元的國際旅遊業中,國際學生教育約占50億元。(Photo by Phil Walter/Getty Images)

安德魯•博迪(Andrew Body)是一名公司董事和投資銀行家,畢生熱愛教育。他在《先驅報》上發表了一篇關於新西蘭應為國際學生打開大門的評論文章,現編譯如下。



評論:新西蘭處於世界底層的傳統劣勢在Covid-19 (新冠肺炎)疫情之後似乎變成了某些優勢。如何利用這些優勢,我們需要做出一些緊迫的選擇。


我們最大的出口–國際旅遊在3月停止。在截至2019年3月的一年裡,國際旅遊業帶來的收入約為170億元,約占全國出口收入的20%。其大部分短期業務不會很快恢復。在170億元的國際旅遊業中,國際學生教育約占50億元。


新西蘭教育出口的增長是海倫·克拉克(Helen Clark)總理的一項傑出成就。在克拉克的領導下,我們的教育出口從1999年的約3億元增長到2008年的約20億元。據Infometrics估計,2016年教育出口創造了3.2萬個就業崗位。

據Infometrics估計,Invercargill在2016年從教育中獲得了4,600萬元的出口收入;通過向外國學生提供教育,我們正在與貿易夥伴建立戰略和個人聯繫,許多外國學生將成為他們國家未來的領導人。(Photo by Phil Walter/Getty Images)

這種增長有幾個原因:它通過提供更大、更多樣化和設備更好的中學和高等教育機構來幫助教育我們自己的孩子;它為我們最優秀和最聰明的學者提供留在新西蘭的機會,並直接為我們國家的發展做出貢獻;該部門賺取的出口收入分布在新西蘭各地。例如,據Infometrics估計,Invercargill在2016年從教育中獲得了4,600萬元的出口收入;通過向外國學生提供教育,我們正在與貿易夥伴建立戰略和個人聯繫,許多外國學生將成為他們國家未來的領導人。


其實我們這樣做已有很長時間了。新西蘭是已有70年歷史的科倫坡計劃(Colombo Plan)的創始夥伴之一,該計劃使許多亞洲學生在新西蘭接受教育。新西蘭政府獎學金是我們最大的對外援助項目之一,每年為新西蘭吸引來數百名學生接受教育和培訓。


我們的教育出口確實很聰明。


但是,由於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而實施的邊境規則,使國際學生目前無法進入新西蘭。雖然這些規則在制定時是必要的,但情況的變化使這些規則不再有適用的理由。我們現在可以更有選擇性。


我們對該病毒的流行病學知識有所增加,邊境檢疫程序已被證明是強有力的,衛生系統的能力已得到改善,檢測和接觸者追蹤也很有力。而且我們發現,這些學生可能來自許多疫情控制狀況幾乎和新西蘭一樣好的地方。自4月10日新西蘭建立邊境檢疫制度以來,已有7000人通過了邊境檢疫系統,這證明了恢復教育出口的健康風險較低。


允許外國學生進入新西蘭開始2020年第二學期的經濟效益是巨大的。塔斯曼隔離圈和教育出口的恢復可能在幾個月內使我們的出口收入損失減少一半,達到80億元。延遲而緩慢的重啟無法充分利用我們的「無冠狀病毒」優勢,反而增加了教育部門的風險和成本。



澳大利亞希望在與新西蘭建立跨塔斯曼旅行隔離圈的同時,於七月重啟其教育出口。他們的目標是吸引高價值的學生,否則這些學生可能會在9月跑去英國或美國。我們也可以這樣做。


要重啟教育出口,新西蘭還有很多工作要做。衛生部應在6月初之前就學生入境的邊境豁免實施細則進行明確通報。學生們將需要6周時間做出決定,通過我們精心管理和有保障的入境渠道,包括政府間合作、簽證、付款、旅行前健康認證、包機、安全隔離、畜牧和醫療方面,然後入學。


衛生部不應只與某些而不與另一些機構合作來決定中學和高等教育機構的輸贏。相反,它應該建立規則並確保教育的全面安全重啟。


我們需要讓任何希望滿足衛生部要求的機構都可以做到這一點,讓衛生部通過其早期的公開聲明和行動獲得新西蘭人的必要信任。


我們現在可以選擇重新啟動教育出口。這會是一個安全而明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