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蘭的防疫體系究竟怎麼了?


新西蘭「零病例」的歲月靜好僅僅持續了三星期就被打破。(Photo by Fiona Goodall/Getty Images)

新西蘭「零病例」的歲月靜好僅僅持續了三星期就被打破 ,兩名6月7日才從英國返回的新西蘭女士被允許離開她們在奧克蘭的隔離點,13日駕車前往惠靈頓探視臨終的父母,兩人16日被檢測確定陽性。


最為令人不安的是她們被準假離開奧克蘭隔離點前,竟然沒人要求她們做病毒検測。她們在整個旅行期間,和不少人近距離接觸,包括擁抱、親吻等等。如此看來,連最基本的防護要求都沒人告訴她們,或者她們一旦自由了,就全然不記得了?


人們不僅要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為什麼這些處在隔離狀態的人能跑出來?」


直到衛生部部長Dr David Clark暫停了簽發了所謂的「同情心假期」(Compassionate Leave),人們才知道憑衛生部特批離開隔離點的人可能有不少,然而沒人知道這些獲得特許的人是否嚴格執行政府的規定,會不會造成新的社區傳播,更不知衛生部的監管在哪裡。


據Dr Bloomfield透露,有2,159 人在6月9日至6月16日期間離開了隔離點,但他不知道其中有多少人是在沒有接受測試的情況下離開的。(Photo by Hagen Hopkins/Getty Images)

因此,敏感的無冕之王紛紛向再度面對媒體的衛生部總幹事Dr Ashley Bloomfield發問:到底有多少人在隔離期間被批准離開隔離點?一週前,Dr Bloomfield沒能回答這個問題。令人意外的是,一星期過去了,當記者重複這一問題時, Dr Bloomfield說他依然沒有掌握確切數字。除了向新聞記者們一再抱歉,他似乎並沒有提供更多的信息。


Dr Bloomfield回答記者:「我會給你們那個數字,對不起,我還沒獲得那個數字,我也想瞭解。」


但是,據Dr Bloomfield透露,有2,159 人在6月9日至6月16日期間離開了隔離點,但他不知道其中有多少人是在沒有接受測試的情況下離開的,以及在離開後他們的情況是否穩定,有沒有安排定期檢查,等等。


當被問及為什麼獲得這一數據如此之難時,Dr Bloomfield表示他也希望這一過程能變得更容易些,但鏈接數據恐怕「是醫療保健系統中的主要挑戰之一」。


他還說:「我也渴望盡快獲得數據,當我對這些數據有信心時,我很願意與你們分享。」

而6月9日之前,政府並沒有要求離開隔離點的人士必須做檢測,因為所有人都需要完成14天的強制隔離期。(Photo by Phil Walter/Getty Images)

而6月9日之前,政府並沒有要求離開隔離點的人士必須做檢測,因為所有人都需要完成14天的強制隔離期。但是,從6月9日開始,新西蘭的新冠病毒防疫降至1級警戒狀態,除了經常保持手部清潔和正常的社交距離,絕大部分的限制似乎都被取消了。


不管怎麼樣,政府主導的防疫體系出了問題,起碼衛生部內部的信息更新、核實和傳遞不盡人意。且看衛生部部長Dr David Clark如何解釋這一現象。


Dr Clark認為,COVID-19是一種新型病毒,「顯然,通過這種應對措施,有時候情況不盡人意。」


他說,他為衛生系統的工作人員在出現問題時設法解決問題的努力感到自豪。「一旦發現出錯,你就得有擔當去糾正錯誤。 」


國家黨的強烈批評


國家黨領袖Todd Muller 指出,獲政府同情心考慮而特批、在隔離期間離開隔離中心的人,大部分沒做檢測就被允許離開,對於此事的曝光,是國家的恥辱,而且完全不可接受。


他說:每天都有更多失敗的案例出現,表明政府「失去了對邊境管理系統的控制」。


「(政府) 到處說派駐軍隊就可帶給我們所有人信心,但我們需要看看對他們的期待 。對那些有特殊要求的人們抱有同情心並安排其安全離開隔離中心本來沒有問題,但這需要滿足一個前提 — 在他們抵達新西蘭時就給他們測試,在他們去參加親友葬禮前測試。這是運作這一過程鐵的要求,不可違反。然而這一直都沒有發生,部長們也未確保對誰已經過測試以及哪有不足需要改進的預期監管。」

Muller 表示,這是對一個已經損壞系統的累積洞察。(Photo by Hannah Peters/Getty Images)

Muller 表示,這是對一個已經損壞系統的累積洞察。


「衛生部部長最終將被追責,必須辭職。總理似乎根本無力展現出新西蘭在這樣的時刻所期望的領導能力。如果這些失誤連連操作規程的最終淨效益是使我們避免社區傳播,那我們的確是一個幸運的國家。」


「當我們進入第一級警戒狀態時,總理說從那時起將在可控檢疫和隔離中進行測試,然而那沒有發生。現在我們問一個問題,有多少已經過檢測,還有多少沒經過檢測 …… 政府心中無數。」Muller最後說。


作為國家黨衛生事務發言人,議員Michael Woodhouse通過一個實例佐證了政府現行政策的漏洞。他聲稱有一個流浪漢不知怎麼進入了一家五星級隔離酒店,免費吃住了14天。Woodhouse 議員透露,這一情況是他們通過回放酒店監控錄像時意外發現的,那樣做的目的是試圖弄清楚在2,159人中,多少人被檢測了、多少人沒被檢測。


對於國家黨的指控,政府表示將調查流浪漢如何「誤入」隔離酒店的情況。(Photo by Phil Walter/Getty Images)

對於國家黨的指控,政府表示將調查流浪漢如何「誤入」隔離酒店的情況。


關於那困擾Dr Bloomfield一週的2,159人,現在有了最新消息。其中:


1010人被檢測了,全部顯示陰性結果,800人是離開隔離中心前檢測的,210人是離開後完成檢測的;


791人依然沒有聯繫上;


239人已做了檢測,但結果還沒出來;


119人沒有做檢測,包括兒童、過境新西蘭的國際船員、已經離開新西蘭的人,還包括一些拒絕檢測的人士。

‬‬

2,159人中因各種原因沒做檢測的人士共有910人,佔比達42%。(Photo by Fiona Goodall/Getty Images)

也就是說,2,159人中因各種原因沒做檢測的人士共有910人,佔比達42%。


目前奧克蘭的COVID-19 隔離設施已經達到其接待峰值,已累計接待4272人,無法繼續接納新的確診病例,對此,政府已任命住房部長Megan Woods負責監管安置從海外返回的新西蘭公民/居民以及隔離設施的運作。


政府在Rotorua新建了兩處全新的隔離設施,以滿足接納不斷回國的新西蘭公民和居民隔離的需要。預計接下來的測試工作可能會更加複雜。


新的挑戰


截止到6月24日,新西蘭被確診的「冠狀病毒」感染者人數已經回升,達到12人。新確診的病例都是新近從海外回國的新西蘭人,而且均安置於嚴格管理的隔離設施中。


(Photo by Kai Schwoerer/Getty Images)

但是國際防疫形勢不容樂觀,中國大陸第二波疫情以北京為中心已經爆發,其規模從某種意義上說超過當初的武漢;其他國家存在各種不同程度的疫情狀況。建議政府考慮以下各項:


  • 評估目前的防控體系、應對機制和管理程序;


  • 注意發現並修正出狀況的原因,完善各種情況下的應對方法;


  • 設置更為有效的邊境管控,以盡快篩選入境人士;


  • 評估目前的接觸追蹤管理流程,以確保所有接觸個案都被調查;


  • 積極儲備防護用品,加強手部衛生清潔,注意保持社交距離;


  • 開展更大規模的全民普查,以盡早發現並制止可能的社區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