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蘭舉行論壇 加律師揭中共強摘器官罪惡


9月25日晚6點30分,新西蘭奧克蘭大學法學院內舉行了公共論壇。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等幾名專家發言並和觀衆互動。(李泫雅/視頻截圖)

9月25日晚6點30分,新西蘭奧克蘭大學法學院內舉行了一場題爲「中國崛起的背後:挑戰和問題」的公共論壇。論壇由奧克蘭大學法學教授大衛·威廉姆斯(David Williams)主持,主講人之一是加拿大著名國際人權律師、榮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的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以及奧克蘭大學政治、國際關係和亞洲研究高級講師Stephen Noakes博士和奧克蘭公民自由委員會主席、律師Barry Wilson。


麥塔斯:中共為採集器官而殺害良心犯


麥塔斯在講話中表示,他的工作一直集中在中共因器官而殺害良心犯的問題上。他做了許多工作,以收集和展示中共為了獲得移植用的器官而殺害法輪功學員的證據。這些器官賣給了需做器官移植手術的病人,其中很多是以此為目的而前往中國的旅行者。


他說,中共最初稱,所有移植的器官都來自於捐贈,然而當時卻連捐贈系統都沒有。當移植數量非常少的時候,中共稱所有器官都來自捐贈,這或許不會引起人們重視。而當移植的數量變得非常大,特別是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器官移植的數量暴增,就不能不令人質疑。


「我們在2016年發布的報告中明確指出,這些器官來自法輪功修煉者。」麥塔斯說,「這時,中共意識到,稱這些器官來自於捐贈的說法已站不住腳,於是他們改變了說辭。他們稱所有的器官都來自於即將被處決的死刑犯。為了贖罪,他們在被處死前捐贈了自己的器官。這是中共的第二個官方說辭。」


麥塔斯說,中共的這種解釋並不合理,「因為法律規定死刑必須在宣判後三日內執行,所以不可能通過死刑犯獲得那麼高的器官數量。我們都清楚,移植手術是要提前預約的,而且要提前很久。還有一點,死刑數量在下降,而移植數量卻在上升」。


他說,此事引起了國際上的廣泛關注,全球器官移植行業不接受器官來自於死刑犯的說法。「中共並不在乎批評,但當涉及到中國的移植行業時,他們關心的是與國外的接觸和培訓,在權威期刊、交流中發表文章等等,他們不想被封殺」。


然而麥塔斯表示,中共的說辭和實際發生的事情根本不是一回事,這種說辭「只是中共試圖安撫境外人士的宣傳活動而已」。


「我的意見是應該繼續排斥摒棄中共的說辭。」麥塔斯說,「然而大多數和中共接觸的移植工作者都被共產黨及其宣傳機器玩弄於股掌之間,中共利用這種接觸來證明他們的移植在國際上是可以被接受的」。


9月25日晚6點30分,新西蘭奧克蘭大學法學院內舉行了公共論壇。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等專家發言並和觀衆互動。圖爲論壇現場。(易凡/大紀元)


「曝光中共的鎮壓要靠我們來發聲」


幾位專家各自的發言結束後,現場的觀眾踴躍提問或發表自己的見解。


在談及一名觀眾提到的中國人權問題時,麥塔斯表示,這個問題只能在中國境外討論,因為中國國內是無法討論的。


麥塔斯以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為例。他說:「中共的鎮壓是如此的卑鄙和具有系統性,以至於唯一能談論它的都是局外人。重要的是,局外人談論它是為了認識到人權的普遍性、與受害者的聯繫,以及我們注意到的受害事實。如果我們把它留給那些沉默的人們,什麼都不會曝光。所以,我認為真的要靠我們來發聲。」


他也表示,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根本沒有意義,在全球範圍內對法輪功的鎮壓更沒有意義,「為什麼中共認為在全球範圍內對從事以精神信仰為基礎的身體鍛鍊的人們是種威脅?這是一種非理性的反應」。


有觀眾談到臉書和谷歌掌握了太多個人信息,俄羅斯政府可能通過在臉書上花錢做廣告來干涉美國大選,中共也很可能以同樣方式影響新西蘭政壇,或是通過中國流行的社交媒體微信來監控等等。


對此,麥塔斯表示:「我個人認為,科技本身是道德中立的,大部分都是為了有益的目的而開發的。你不能說互聯網是用來壓制人們的,但它可以被用來壓制人們。同樣,器官移植技術也不是為了殺害良心犯獲得器官而開發的,但它已經被用來殺死良心犯以獲得器官。」


注冊心理學家,同時也在奧克蘭理工大學(AUT)擔任資深講師的Rita Csako博士表示,中國的器官移植數量之大令人震驚。圖爲Rita Csako博士和先生。(李泫雅/大紀元)


心理學家:中國的器官移植數量令人震驚


注冊心理學家,同時也在奧克蘭理工大學(AUT)擔任資深講師的Rita Csako博士在論壇結束後告訴記者,她真的很喜歡人們可以在這樣的論壇就中國或人權問題暢所欲言,她也很高興看到亞洲人可以自由發言。


她說,當她聽到在中國器官移植的數量暴增時,她感到震驚。她表示:「我知道這個數字很高,我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不知道有多嚴重,這有點令人震驚。」


她說,人們提倡人權是件好事,大家應該這麼做。「越來越多的人站出來為那些無法為自己站出來的人發聲,我們的世界才會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