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討會曝佐證 中共強摘人體器官震驚新西蘭


加拿大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來到新西蘭,提請新西蘭政府和民眾關注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販賣的罪惡。他與新西蘭專家一起舉行了兩場「器官捐獻vs器官販運」的研討會。圖爲在惠靈頓舉行的研討會現場。左一為麥塔斯。(李捫心/大紀元)

兩年前曾就中共強摘器官問題與新西蘭國會、法律界和醫學界等各方人士會面的加拿大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日前再次來到新西蘭,提請新西蘭政府和民眾關注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販賣的罪惡。


這次他攜最新佐證——實地記錄一家中國器官移植醫院實況的紀錄片,與新西蘭專家一起舉行了兩場「器官捐獻vs器官販運」的研討會。


9月24日晚,第一場研討會在惠靈頓維多利亞大學法學院的禮堂舉行。麥塔斯、坎特伯雷大學法律教授羅賓·帕爾莫(Robin Palmer)和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醫學院醫學倫理部主任薩拉·文池(Sarah Winch)的講解以及紀錄片的放映,令在場的觀眾震驚。


帕爾莫教授在開場白中介紹說,全世界都存在器官捐獻遠遠不能滿足器官移植需要的問題。比如新西蘭,儘管很多人在駕照上都表示死後願意捐獻器官,但實際上,死者的親人和家屬可以改變死者的意願,絕大多數都不願意捐獻死者的器官。這就造成了非法買賣和移植器官的問題——但像中共當局那樣,以整部國家機器運作,大規模地強摘和販售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的器官牟取暴利,古今中外前所未見。


麥塔斯在講話中系統地講述了法輪功因為對身心健康起到良好效果而廣泛傳播,在1999年,因為修煉者達到7000萬至1億人,超過中共黨員人數而被中共當局視為威脅並打壓,而法輪功學員又因為上訪和遭非法拘捕拒報姓名,成為中共強摘器官的最大受害群體。


2006年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首次在海外曝光後,麥塔斯與加拿大政府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開展了獨立調查。他們在大量翔實數據的基礎上得出結論:中共強制摘取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的罪惡確實存在,之後又通過對中共每一個參與器官移植的醫院進行調查,發現從2000年到2008年間,共有6至10萬例器官移植,中共當局無法解釋其來源。


麥塔斯講話之後放映了一部紀錄短片。影片前半部分是一位韓國調查員以器官移植病人家屬的身分,暗中拍攝了一家中國器官移植醫院的內幕;後半部分則是調查員實地拍攝了一個醫療研究機構,追蹤重慶公安局前局長王立軍為中共活摘器官而「發明」的、基於幾千例人體實驗的「研究成果」——這種設備可以瞬間致人腦死而讓其它器官仍保持鮮活。紀錄片的放映讓觀眾震驚。



惠靈頓「器官捐獻 vs 器官販運」研討會,主持人在發言。(李捫心/大紀元)

制止罪惡 各國相關政策相繼出台


在觀眾提問時間,有觀眾問,在談到器官移植時,我們很多時候都在講接受移植者,而完全忽略了那些無辜(因為被強摘器官而)死亡的人。麥塔斯說,對於那些明知器官的來源非法而進行移植的人,馬來西亞已經出台相應措施,取消這些人的健康保險,讓這些人必須為移植後的護理自己買單;而對於那些通過非法移植獲得數據,然後穿梭在世界各地的醫學會議上的中共從業人員,美國等一些國家已經出台法規,禁止這些人入境。


意大利、西班牙和台灣等國家都修訂了相關法案;以色列和加拿大等國家,對於那些去中國接受非法器官移植的人,將剝奪醫療保險或其它的政府公共醫療支援;澳大利亞國會一個特別委員會已經在討論如何應對這個問題,並且停止了與中國相關部門的合作,不再培訓中國器官移植醫生。


去中國做器官移植最多的國家之一的韓國,目前也已經在討論應對辦法。韓國調查員的實地錄像,對韓國各界產生了很大衝擊。


今年7月,代表新西蘭所有醫生的新西蘭醫學協會(New Zealand Medical Association)發布公告,警告去中國做器官移植可能涉及到倫理道德和法律問題,並建議對那些將回中國從事器官移植工作、來新西蘭培訓的中國醫生停止進一步培訓。



政府政策顧問艾倫·布萊克(Ellen Blake)說,「人們被殺死以便他們的器官可以販賣給別人,這真的非常令人不安。」(李捫心/大紀元)


政策顧問:每個人都應該關注這個問題


政府政策顧問艾倫·布萊克(Ellen Blake)說:「這件事情的主要問題在於,人們被殺死以便他們的器官可以販賣給別人,這真的非常令人不安。」


「中國似乎就是一個允許這種事情發生的地方。據我所知,如果你的政治觀點不正確,在中國你可能會被任意拘留。因此,他們有一個現成的人群,可以任意監禁和做任何他們想要做的事情,這真的令人不安。世界上任何正確思考的人都應該關注這樣的事情。」


「這是不對的,它根本上是錯的。這真的令人難以置信。很難相信這樣的事情會發生。」「我想大多數人都不知道這種事情正在發生。」


至於新西蘭能夠做什麼,布萊克說:「我希望新西蘭不要支持這種事情。我們應該有所作為。我不確定世界上其它國家都如何做的,但在新西蘭培訓中國醫生,他們回去後再利用這些技能去強摘別人的器官,這絕對是不對的。」


「我們應該制定一些法律,關於誰可以讓人們去海外接受移植,當他們回來時會怎麼樣等等。我想我們應該能做到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