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理應該對尷尬的邊境缺口感到憤怒


《先驅報》認為,這次新增2例冠狀病毒病例是政府和衛生部對邊境管理的失敗。(Photo by Dave Rowland/Getty Images)

《先驅報》認為,這次新增2例冠狀病毒病例是政府和衛生部對邊境管理的失敗,總理傑辛達•阿德恩(Jacinda Ardern)應該對此感到憤怒。以下文章編譯自《先驅報》該評論文章。

滴水不漏的邊境到此為止了。


就在上周,衛生部總幹事阿什利·布盧姆菲爾德(Ashley Bloomfield)向內閣建議,新西蘭已經準備好降至1級警報,因為國內疫情傳播已被遏制,境外輸入病例也在控制之中。


但是,在這場持續的全球大流行中,邊境控制仍然至關重要,因此,在宣布進入1級警報的同時,政府也宣布了一系列更嚴格的邊境措施:海外入境者需要在第3天和第12天進行病毒檢測、檢測結果不呈陰性不能結束隔離、不再對參加葬禮者批準同情假。


一小部分群體可以獲準探望即將死去的親人或哀悼死者,但前提是必須已抵達新西蘭一周,並且病毒檢測呈陰性。(Photo by Thomas Kronsteiner/Getty Images)

一小部分群體可以獲準探望即將死去的親人或哀悼死者,但前提是必須已抵達新西蘭一周,並且病毒檢測呈陰性。打破新西蘭24天無新增病例的這兩名冠狀病毒感染者獲得批準時已到新西蘭6天,並且沒有經過病毒測試,她們應該是不符合哀悼死者資格的。


新規定於6月9日開始實施,她們6月7日抵達新西蘭,目前尚不清楚她們是否適用該新規。但僅因她們在宣布規定兩天前抵達新西蘭就不對她們實行新規是毫無意義的。如果知道有額外措施,她們也不會放棄來新西蘭的計劃。


無論如何,她們的情況被認為是特殊的,只要她們在惠靈頓接受病毒檢測,她們就可以開車去那里,但之後證明她們的檢測結果都是陽性。


公共衛生專家談到了防線問題,這也並不是唯一的漏洞。


在奧克蘭某酒店接受隔離時,這兩名女性每天的健康檢查只被問到“你還好嗎?”,而不是對所有冠狀病毒感染癥狀的嚴格檢查詢問。(Photo by ADRIAN DENNIS/AFP via Getty Images)

在奧克蘭某酒店接受隔離時,這兩名女性每天的健康檢查只被問到“你還好嗎?”,而不是對所有冠狀病毒感染癥狀的嚴格檢查詢問。


布盧姆菲爾德承認,如果她們被問了正確的問題,她們不會得到獲準然後離開,而正確的問題可能會發現其中一名女性有流鼻涕或喉嚨痛的癥狀。但當時這個有輕微癥狀的人卻被認為是患有其他疾病。


一個有癥狀的旅行者被允許結束自我隔離。(Photo by John Moore/Getty Images)

我們出現了似乎不可原諒的情況,一個有癥狀的旅行者被允許結束自我隔離。


這個國家可能會因為她們打破了零新增的記錄而感到沮喪,但她們在失去父母後被批準離開並不是她們的錯。她們甚至自己開車去惠靈頓,中途也沒有去加油站或使用公共設施。


出於同情考慮的豁免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礎上的。然而上周,兩名漢密爾頓少年在獲準結束隔離後卻跑掉了,這也證明了這種豁免容易被人利用成為疫情的破口。


這兩名少年最終被找到了,但布盧姆菲爾德無法說出找到他們花了多少天。如果他們感染了冠狀病毒,並接觸了幾十個人,布盧姆菲爾德就不會那麽確信第二波疫情不會到來。


政府一直在重申邊境控制的必要性,目前除了暫停所有的同情豁免外,他們別無選擇。


由於面對全球冠狀病毒大流行時缺乏同情心,政府遭到了一連串的批評,批評者甚至包括高等法院。總理傑辛達•阿德恩(Jacinda Ardern)也聽從了公眾的意見,取消了在2級警報下葬禮人數10人限制的規定。


最近的新病例使得政府可以從嚴處理同情豁免。在要求盡快建立跨塔斯曼隔離圈以及對國際學生開放邊境的呼聲下,阿德恩可以繼續嚴格管理邊境,確保其必須無懈可擊。


雖然目前看來這兩名女性和她們的接觸者已被控制住了,但我們關鍵的防線失敗了。這讓政府和衛生官員感到尷尬。


可以理解,總理對此感到失望,但考慮到第二波疫情的威脅,她更應該會感到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