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業承包商需要工人填補數百個收穫崗位


每年來新西蘭收割農作物,割草,捆草等的數百名愛爾蘭和英國專業工人可能無法到達,除非他們獲得邊境限制的豁免。(Photo by Scott Olson/Getty Images)

據Stuff 6月16日報導,隨著收割季節的臨近,由於缺乏專業的農業機械操作員,承包商和農民感到擔憂。每年來新西蘭收割農作物,割草,捆草等的數百名愛爾蘭和英國專業工人可能無法到達,除非他們獲得邊境限制的豁免。


D Thompson Contracting的創始人達瑞爾·湯普森(Darryl Thompson)表示,他通常這個時候會前往愛爾蘭進行面試,以招聘9月或10月左右來新西蘭工作六個月至八個月的工人。


「這就是讓我徹夜難眠的原因。誰來驅動我們草垛堆上的三台裝載機。」湯普森說。

「這就是讓我徹夜難眠的原因。誰來驅動我們草垛堆上的三台裝載機。」湯普森說。


湯普森每天有近50台農業機械運轉,並僱用了大約20名全職員工。他有一些農民朋友,如果需要的話可以來幫忙,但湯普森說,他還缺10到15個操作員。


機器操作技術要求高,工人需要幾年的培訓才能達到很高的標準。「在開始向圍場中間的三米高草垛行駛之前,您必須花兩到三年的時間來操作機器,使用裝載機和其他不同的東西來裝載施肥機。」


湯普森說:「您必須對那台機器有非常非常好的感覺,因為它很快就會變得難以駕馭。」


機器操作員每小時的收入在22到32紐幣之間,具體取決於經驗。基恩說,那些來自海外的人起薪通常為每小時26紐幣左右。(Photo by Scott Olson/Getty Images)

新西蘭農村承包商協會(Rural Contractors New Zealand)主席大衛·基恩(David Kean)說,大多數雇主每年都接受新西蘭人並培訓他們,但並沒有立即得到回報。他說,農村承包商熱衷於接受新西蘭人並對其進行培訓,但仍然需要外國工人。合同因企業而異,但是機器操作員每小時的收入在22到32紐幣之間,具體取決於經驗。


基恩說,那些來自海外的人起薪通常為每小時26紐幣左右。


新西蘭農村承包商協會是代表農業承包商業務的會員制組織。其職責之一是獲得進口熟練機械操作員的政府批准。基恩說:「我們必須向政府明確表示,我們不是僅僅為了這個目的而這樣做,這是當地的生計。」


對於客戶主要是奶農的湯普森公司來說,機器操作員需要收割草料以打包或存貯。除非這些工人獲得邊境限制豁免,否則湯普森不知道他會怎麼做。


他說:「許多其他承包商將會遇到同樣情況。將會有許多農民和奶農感到非常沮喪,因為需要完成的事情無法完成。」他說,他有大約200個客戶,他的工人每年為這些客戶完成許多工作。


湯普森說:「愛爾蘭人很早就掌握了柴油的知識,並在很小的時候就學到了。我們試圖聘用新西蘭人,但沒有足夠的合格人員來填補這個職位。」(Photo by M McNeill/Getty Images)

湯普森說:「愛爾蘭人很早就掌握了柴油的知識,並在很小的時候就學到了。我們試圖聘用新西蘭人,但沒有足夠的合格人員來填補這個職位。」


基恩說,承包商在農業中很重要,因為大多數農民買不起機器。他說,許多機器操作員周遊世界,在不同的國家的不同季節工作。農民需要可以在9月和10月工作的工人,而承包商願意為這些工人支付隔離費用,以確保他們能夠到達。


基恩說,新西蘭農村承包商協會在全國有560名成員,每個承包商都在尋找工作人員。他說:「霍克灣需要30萬個草捆打包。剛剛下了雨,還會多一點。當草長好時,需要在播種前剪掉。」他說,如果不及時割草,它將腐爛,飼料短缺情況將更加嚴重。


新西蘭農村承包商協會正在與政府官員溝通,並希望批准200至300名熟練操作員進入新西蘭,但其他承包商可能還需要500名。他說,這是一個未知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