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業變革是環境恢復的關鍵

有機行業顧問德里克•布羅德莫爾(Derek Broadmore) 近日發表文章表示,必須改變農場的方式。


據《新西蘭先驅報》(NZ Herald)報道,布羅德莫爾從事律師工作超過35年,是一名註冊有機農場主,曾擔任生物生產者與消費者協會和新西蘭有機公司(OANZ)的主席。他發表文章稱農業變革是環境恢復的關鍵。


文章中說,在新西蘭,農業幾乎占溫室氣體排放量的一半。這本身就是要求改變的充分理由,但事實是,溫室氣體和由此產生的氣候變化只是更大問題的一部分,這個問題在過去150年裡一直在醞釀。建立在不受限制地開採地球資源和工業規模農業基礎上的經濟體系,已經把我們帶到環境災難的邊緣。我們忽略了環境崩潰的漸進跡象。


水資源短缺和污染,森林和濕地的破壞,氣候的變化和物種的消失。我記得當我年輕的時候,晚上開車回家時,擋風玻璃上濺滿了飛蛾和其他夜晚昆蟲的屍體。如今,我帶著嶄新的擋風玻璃回到家。所有的昆蟲都到哪裡去了?


作為一個國家,我們需要接受改變是有代價的。受經濟需要驅使而大量耕作的農民將需要援助,以過渡到可再生、可持續的技術。研究表明,城市化、工業化農業中使用的殺蟲劑以及對農田和動物棲息地的破壞,已經摧毀了昆蟲世界。


《生物保護》雜誌上的一項分析發現,「超過40%的昆蟲物種正在減少,三分之一瀕臨滅絕。滅絕的速度是哺乳動物、鳥類和爬行動物的8倍。」以昆蟲為食的鳥類種群受到了影響。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的研究發現,在過去15年裡,法國鄉村地區的鳥類數量下降了三分之一,在某些情況下下降了三分之二。


為了遏制溫室效應和氣候變化,世界各國終於開始關注大氣的脫碳。從化石燃料轉向可再生能源顯然非常重要。更重要的是,我們要恢復相互依賴的生態系統關係,使我們的星球繼續發揮作用,成為所有物種賴以生存的美麗家園,就像過去那樣。


在新西蘭,氣候危機被公認為「我們這個時代的決定性問題」。這只是一個開始,但我們究竟取得了什麼成果?政府已經成立了臨時氣候變化委員會,綠色投資基金,收到了來自生產力委員會的報告,承諾種植10億棵樹,並把最薄弱的農業楔入排放交易計劃。然而,從基礎上看,我們甚至沒有從大氣中提取出一千克的碳。


事實上,我們的排放量正在增加。改變我們耕作的方式不僅可以解決我們的溫室氣體排放問題,而且還可以開始恢復連接地球上一切的生態系統。我們的目標是,在一個以經濟需求而非地球健康為驅動因素的體系中,實現越來越大的產量。


現代農業要求越來越多的施用化肥,只是為了維持基本的肥力水平。人們不斷要求土壤生產遠遠超過其自然能力。這些後果包括:表層土壤的流失、土壤碳的流失、土壤微生物活性的破壞、持水能力的喪失和土壤自然肥力的全面喪失。


除草劑不僅能殺死雜草,還能進入土壤,破壞土壤生物。它們破壞了不計其數的微生物,這些微生物與植物相互作用,並通過植物的大氣層來固定氮和固碳。


殺蟲劑不僅會消滅特定的害蟲,或預期中的害蟲,而且還會消滅許多有益的昆蟲,如蜜蜂和寄生蜂。我們可以做得更好。


我們必須做得更好,我們需要現在就做。我們不能等待「所謂」的技術解決辦法,這些辦法可能永遠不會到來,也不會為要求在對待動物和生產食品方面提高道德標準的人類所接受。不使用合成肥料、除草劑或殺蟲劑,農場的外部投入也被最小化。


樹木、防護林帶和濕地被鼓勵成為益蟲和鳥類的棲息地,流入河流和小溪的污水量也減少了。隨著更多的碳被吸收到土壤中,土壤的健康狀況得到恢復,蓄水能力得到提高,所需的灌溉也減少了。最後,我相信可持續生產的糧食的增加價值將超過目前生產的價值,但在變革過程中,農民將需要得到財政上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