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中共監聽教授 新西蘭情報局徹查相關設備


繼上週媒體披露,國際刑警組織、新西蘭警方和安全情報局三方聯合調查坎特伯雷大學教授、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布萊迪的住宅和辦公室失竊案後,安全情報局已對其住宅和辦公室進行徹查,以防被裝監聽設備,因為她很可能繼續成為中共間諜活動的目標。圖爲布萊迪教授。(坎特伯雷大學官網)

繼上週媒體披露,國際刑警組織、新西蘭警方和安全情報局(NZSIS)三方聯合調查坎特伯雷大學教授、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布萊迪(Anne-Marie Brady)住宅和辦公室失竊案後,近日媒體爆料,安全情報局已對其住宅和辦公室進行徹查,以防被裝監聽設備,因為她很可能繼續成為中共間諜活動的目標。


9月20日(週四),《新西蘭先驅報》報導,坎特伯雷大學(簡稱坎大)數名員工證實,情報機構已經對布萊迪的辦公室進行了徹底的檢查,她的大學同事們也紛紛站出來對布萊迪表示支持。據了解,安全情報局同樣對布萊迪位於基督城的住宅進行了檢查。


揭中共黑幕 敢言教授遭報復


9月15日,新西蘭《週末先驅報》獨家披露,自去年9月發表揭露中共通過「統一戰線」施加海外影響的國際論文《魔法武器》(Magic Weapons)後,布萊迪教授多次遭到竊賊襲擊。


不同尋常的是,其電子設備和數據存儲設備幾乎被一掃而光,而現金和珠寶等貴重物品卻絲毫沒動。她特別提到,去年她用來曝光中共在新西蘭從事各種活動的舊筆記本電腦被拿走。


這些反常的盜竊事件引起了新西蘭警方、安全情報局和國際刑警組織的高度重視並展開調查。據媒體披露,調查已持續7個月之久,而且仍在進行中。


布萊迪對媒體表示,她遭遇的一系列入室盜竊襲擊,是對她揭露中共在新西蘭從事影響活動的研究報告的直接回應。


新西蘭總理要求情報機構調查


新西蘭Stuff新聞網2月20日報導,去年12月,即布萊迪發表其轟動全球的論文《魔法武器》3個月後,其辦公室遭遇竊賊襲擊。今年2月14日,布萊迪家中又被竊賊盯上,她的3台筆記本電腦、2部手機和1個加密U盤被盜走。與此同時,她還收到一封恐嚇信,信中告訴她「發生了什麼事情」,並警告她會受到攻擊。


新西蘭總理阿丹(Jacinda Ardern)聞訊後要求情報機構進行調查。她對媒體表示,如果布萊迪因學術研究而成為被攻擊的目標,那麼所有人都會感到擔憂。「如果有證據證明這一點,我們應該進行評估並採取行動。」


布萊迪對政府的回應深受感動。她說:「看到總理非常認真地對待海外勢力在新西蘭的干涉活動,並指示安全機構對我所經歷的盜竊事件進行調查,我從心底裡感到溫暖。」


「盜竊案很可能是外國間諜活動」


《新西蘭先驅報》評論說,國際刑警組織的介入表明正在進行的調查目標是海外,而安全情報局的任務是保護國家安全,因此人們有理由擔心,這些入室盜竊案很可能是外國間諜活動。


新西蘭高等教育聯盟(TEU)副祕書長科馬克(Nanette Cormack)表示,入室盜竊對學術自由構成了切實的威脅。儘管學者們經常因他們的研究而面臨壓力,但來自商業和政治遊說團體的壓力都比較溫和,布雷迪的案子顯然與國內的案例不同。


她知道警方和坎大都在認真對待布萊迪案。她說:「這件事情令我想到了彩虹勇士號(Rainbow Warrior)事件。很顯然,這是另一個國家來到新西蘭,違反了法律,試圖阻止他們不喜歡的事情。」


1985年,法國特工在奧克蘭港炸毀了綠色和平組織旗艦帆船彩虹勇士號,致使攝影師佩雷拉(Fernando Pereira)喪生。他們的目的是阻止對法國在太平洋進行核武器試驗舉行抗議活動。


紐學術自由聯盟:布萊迪多年遭遇阻力


坎大教授、新西蘭學術自由聯盟(Academic Freedom Aotearoa)發言人海涅曼(Jack Heineman)對媒體表示,他一直都很清楚布萊迪的工作及其工作所遭遇的阻力——已經持續好多年了。但這些入室盜竊事件似乎代表著一種令人擔憂的升級。


「我知道這對布萊迪造成了可怕的傷害。」他說:「學者有法定義務向權力說真話。關鍵問題是,你是在對強權(中共)講真理,而且它很強大,它有能力抵制,或者是合法的,或者是不合法的。」


「這裡所說的抵制來自地球上最大的國家之一,它在抵制一個小國的一所規模不大的大學。」


紐情報局徹查結果如何?


人們自然要問,安全情報局是否發現了任何監聽設備?或者是這些設備屬於誰?不過,安全情報局發言人仍然重複了之前的回答:「安全情報局長期以來的做法是,不會對可能或不可能存在的問題發表評論。」


坎大發言人也表示:「行使學術自由是坎大的作用和職能的核心,但坎大不會披露校園安全措施的細節,也不會對警方正在進行的調查發表評論。」


9月17日(週一),總理阿丹在內閣會議後的新聞發布會上回答記者提問時說,她還沒有得到關於該事件是否與中國(中共)有關的簡報。


「從更廣泛的角度來說,這裡的潛在暗示是外國干預。我一直非常非常謹慎,一直要求新西蘭需要對一般性干預問題保持警覺,這是我們一直關注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