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臨財政壓力的新西蘭媒體 政府紓困可行嗎

「民主在黑暗中消亡。」這是《華盛頓郵報》的座右銘,它指的是新聞媒體在確保民主政治體制運作方面的作用。隨著關於政府目前和潛在的角色如何保持新西蘭媒體的活躍和激烈的爭論,這也是過去幾週內被大量談論的一個話題。


毫無疑問媒體利潤正在出現大幅下滑,這將對政治產生影響。


「市場失靈」是另一個越來越被用來描述有權力的「第四產業」功能日漸下降的短語。這一短語伴隨著隨之而來的觀念,即這種失靈發生時應該得到政府的干預。市場失靈是指傳統媒體現在無利可圖。


媒體面臨不斷上升的財務壓力


8月29日,新西蘭國家電視台 TVNZ 發布年度財務報告,宣佈利潤下降44%,降至290萬紐元。


TVNZ 預計,下一財年將進一步虧損1700萬紐元。TVNZ 的競爭對手MediaWorks旗下的TV3也已曝出大幅虧損。


另一家媒體集團 NZME(係NZ Herald和Newstalk ZB的大老闆)也宣佈了盈利下降的消息,儘管其新推出的服務超過了預期目標。


上週,澳大利亞擁有的出版商 Stuff (前身為 Fairfax NZ)報告了全年利息-稅收-折舊-攤銷前盈利(EBITDA)虧損24%,跌至2800萬澳元(約3000萬紐元),全年營收下跌10%,跌至2.43億澳元(合2.46億紐元)。


MediaWorks「為民主」的公開活動


最新一輪的媒體行業靈魂搜索與 MediaWorks (除TV3外,還有Magic Talk Radio 等)一起,推動遊說活動,呼籲政府採取行動,以確保他們的電視頻道不被強制性關停,或以其它的方式倒閉。


最重要的是MediaWorks旗下的Newshub網站的首席新聞官Hal Crawford的觀點,他主張像他這樣的一直虧損的媒體有破產的危險,這會導致民主問題:「這個這很好地說明了一個傳統行業的市場失靈。我們和社會的需求,不僅受到威脅,而且現在越來越難以為繼。今天,無論小型公共廣播新聞媒體人,還是較大型的商業傳媒公司,再也無法提供足夠多的健康新聞給我們的社會,無論在地方層面和全國範圍。難以想像若是沒有了新聞,我們的生活會成什麼樣子。當市場失靈時,政府必須介入。」


這位新聞界老總強調指出,TVNZ受政府保護的許多方式對於TV3這樣的競爭對手產生了不良影響,「作為競爭對手之一,我對此感到憤怒。我對新西蘭的電視廣告市場被這種畸形的、反競爭的體制所扭曲的局面,極為不滿。新西蘭的電視產業已經分崩離析。這很可能對這個國家的新聞界產生重大影響。 」


對於Crawford而言,答案是國家開始全面資助獨立的新聞媒體業務,就如同它向司法系統提供資金一樣。據報導,MediaWorks長期以來一直游說政府,請求直接資助其Newshub的服務。


在Crawford呼籲政府提供幫助的同時,MediaWorks的其他員工和記者也面向公眾,陳情苦衷。這被一位媒體觀察家描述為「非同尋常」的活動。例如,AM Show 主持人Duncan Garner向廣播部長Kris Faafoi(他的一位老朋友)廣播了他的請求,希望部長朋友能進行干預,從根本上挽救媒體人的工作和這一行業。


Newsroom 的共同編輯Mark Jennings將Duncan Garner的廣播請求比作「哭泣嬰兒的把戲」。他問道:「是什麼促成的?他頭頂是不是有把斧子?他在TV3還有三個新聞節目?可能吧。」Jennings不滿他所看到的非專業使用Garner和其他的MediaWorks員工(Hal Crawford, Patrick Gower 和Sean Plunket)的公關活動,「在自己的平台上使用自己的記者來攻擊競爭對手的感覺像是個失誤,這情形有點類似傳媒大亨默多克(Rupert Murdoch)擁有的媒體在澳大利亞攻擊澳洲廣播公司ABC或別的媒體,以發展自身的商業利益。」


Radio NZ的Collin Peacock也對Garner的公開活動持懷疑態度,他得出的結論是:「廣播部長是否被這些公開的及自私的求助說服還有待觀察,還有更高級的聲稱民主可能在媒體黑暗中死亡。多年來指責媒體行業過多地針對其存在的問題,一家媒體公司現在正利用自己的平台做著同樣的事情,並同時將它們硬生生地推到政府的面前,這是很不尋常的。」


另一家媒體的所有者,The Spinoff的Duncan Greive,協助MediaWorks的游說活動,當天和MediaWorks的首席執行官Michael Anderson一起,發表了一篇Hal Crawford的採訪稿。在這一點上,Greive報導了電視公司的感受:「有一種越來越強烈的感覺,無論他們做什麼,無論他們多麼努力,不管他們精簡了多少職位,解僱了多少冗員,只要繼續沒有政府的干預和支持,他們的公司依然無法生存下去。」


這一採訪中,MediaWorks的首席執行官非常明確地指出,沒有政府的干預,TV3和其它媒體,最終都可能因為無法生存而倒閉,而且這會影響政治。「一個民主政府必須保護民主……確保新聞的多樣性。當然,政府或許永遠都意識不到自己恰恰處於廣播新聞的壟斷局面。」


關於TVNZ未來的辯論


MediaWorks焦慮的一個重要部分是政府對待其主要的電視公司TVNZ的方式,TVNZ的繼續存在既不是一個完全商業化、也不是完全公共服務性質的電視台。雖然TVNZ的頻道主要是商業頻道,但現任政府已宣佈它將不再向納稅人派發股息。


對於MediaWorks來說,這是一種補貼形式,這使得它在與私營媒體公司的競爭中具有不公平的優勢。一直以來,TVNZ繼續佔據電視廣告市場的大部分,這使MediaWorks無利可圖。


然而,即便TVNZ現在也被認為是無利可圖的,正如John Anthony重彩描繪的那樣,TVNZ增加了1710萬紐元的虧損。顯然,TVNZ的下滑體現了「十年來最糟糕的財務結果……儘管其廣告收入持續增長。」


此外,文章評論說:「下滑的利潤伴隨著圍繞電視公司未來的爭論愈演愈烈,政府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要求其開展加強公共媒體的工作。TVNZ未來的諸多可能性包括:放棄TV One的廣告,退還包機並和Radio NZ合併。」


這些解決方案受到MediaWorks及其他一些評論員們的大力推崇。「更好公共媒體信託」的主管Myles Thomas表示,他希望TV One非商業化,並相信這一定會發生。Thomas的評論同時被引用:「部長已經暗示,一些大事即將發生。」


讓TVNZ成為一個沒有廣告的電視台每年可能耗資1.5億紐元,而且會有效地成為TVNZ1,還有它的其它頻道,最終成為一個公共服務類電視台 。


但是,TVNZ的前主持人Mike Hosking 則將這種安排視為一個錯誤的決定。


Hosking認為,將TVNZ變成一個合適的公共服務電視台並不會真正解決任何問題,只會成為精英們的補貼:「如果很少人看,有人真正關心TVNZ1是否開始很多毛利節目、鳥類紀錄片、外國旅遊介紹,以及長篇採訪特別節目?不。但 根據在上屆工黨政府執政期間制定的憲章,和我在TVNZ的工作經歷, 我可以告訴你,它可不是什麼成功的祕訣。」


另一位TVNZ的前任主持人Damian Christie採取了完全相反的做法,他建議新西蘭廣播撥款機構NZ On Air的模式被打破,對收視率的不健康關注,阻礙了優質電視節目的製作。


對Christie來說,回到TVNZ憲章的舊時代顯然是錯誤的,他得出結論認為:「公共服務類電視和廣告不能很好地協同工作。為什麼不讓TVNZ1商業免費,並讓TVNZ2抵銷至少部分費用呢?」


其他人想知道我們是否已經超越了這些舊的可能性,按HarperCollins 的Finlay Macdonald的說法,對於公共服務類廣播電視的懷舊和別的關於改變的諸多提議,忽視了一個事實,即「一些最好的時事類電視節目現在都已經在線傳播了。」


同樣地,Newsroom的Anna Rawhiti-Connell認為,絕不可能從媒體的禁果回歸。她主張儘管新聞媒體確實處於不穩定的地位,但答案必須得是超過僅僅試圖拯救TVNZ和MediaWorks。例如,下午6點的新聞模式不一定值得保留。


問題更多的在於「整個互聯綱和20多年來從根本上改變著人類的行為」。公眾現在以非常不同的方式消費我們的媒體,而這不會改變。


廣電公司的大規模兼並


目前傳聞中的有關TVNZ未來的若干提案,也涉及它與Radio NZ合併,可能還有毛利電視台。根據毛利電視台的Heta Gardiner的說法,毛利發展部長Nanaia Mahuta證實了這項提議的存在:「毛利發展部長已經正式確認這項兼併涉及TVNZ,Radio NZ和毛利電視台,是一個已在政府層面討論並認同的選項。」


在描述各個廣電公司的優點時,Greive表示合併將有利於民主:「它對商業媒體的解決問題,最終不如它對國家和民主所帶來的好處更為重要 。一個大規模的政府媒體機構有利於幫助報紙解決彼此問題,並創建一種重新啟動的新西蘭廣播公司NZBC,它可以保護新西蘭有效應對來自世界各地的政治寒流。」


NZ Herald前主編和Newsroom NZ現任共同編輯Tim Murphy認為,有關兩個最大的私營媒體公司(Stuff 和NZME)的合併會繼續沸沸揚揚,他還討論到它們的合併或許會令政府考慮修訂立法。最近,在另一個專欄,Murphy還預測Stuff帝國可能會面臨大的削減及可能的關閉。


政府的艱難決策


政府表示將在今年晚些時候回應有關TVNZ未來走向的辯論,目前它在廣播部長Kris Faafoi 的監督下對媒體界進行更大規模的審查。


Stuff的Thomas Coughlan說,政府有一些艱難的選擇,「問題很簡單:讓TVNZ 非商業化,或用優惠的政府貸款和NZ On Air的撥款資助MediaWorks。」


無論哪種方式,都需要花很多錢。Coughlan說,Faafoi部長面臨的難題是沒有必要的資金。


根據經濟學家Shamubeel Eaqub的說法,答案是政府必須「在Facebook和其他互聯網公司在廣告市場佔據主導地位之前,就找到一種方法對它們徵收更多的稅,它們的存在完全扼殺了本地媒體公司的生路。Eaqub繼續道:「最終,如果我們想修復媒體,我們必須考慮長期可持續資金,而非政治的奇思妙想。」他對本屆政府能否大膽決策表示懷疑。


新西蘭《國家商業評論》(NBR)的Brent Edwards圍繞政府是否會提供必要的現金的一些問題,最近採訪了廣播部長Kris Faafoi。


Edwards的報導說:「Faafoi說,新西蘭擁有強大的第四產業非常重要,這就是為什麼政府有意確保公共廣播的未來。」至於Faafoi是否認為公眾會擔心TV3是否會陷入困境,他回答說「作為一名前新聞記者,我確實認為擁有強大的第四產業很重要。」


但Edwards表示,幫助TVNZ脫困不會改變現有局面,反而會派生出其它難題:「如果我們認同一個健康的新聞媒體對於運作良好的民主體制至關重要,那麼納稅人確實對他們的生存感興趣;但如果公眾變得依賴單一的公共廣播巨頭向他們提供新聞、分析和評論,那麼就會是一個假民主。但如果納稅人的錢用於維持新聞業,政府將如何確保公平競爭?所有媒體組織肯定應該獲得某些支持。」


如果這一切都變糟,那麼Edwards預計,沒有適當的媒體幫助告知公眾,民主必將退化:「也許民主只會在社交媒體上自由傳播,因為個別政黨和候選人直接向選民傳播他們的信息。但是,一旦政治家們不必擔心批評性的新聞,甚至不必擔心有人在電視上懇求的那一天,那可能就是應該擔心的時候了。」


最後,看起來最終工黨和國家黨不怎麼喜歡公共廣播,這可以從他們不情願地為其提供資金看出端倪,30年來政府對於公共媒體的資助呈現持續下降的趨勢。


結語


通過了解政府對備受爭議的TVNZ的未來如何決策,制定改革現有的產業政策,如何維持一種公平競爭的氛圍?這可能成為最終決定新西蘭媒體產業的未來走向和命運的遊戲規則改變者。